Galaxy.

天降正义

《咬人猫》信云

空间点文,正好点到信云了,给阿言当生贺
已交往同居设定,甜不甜不知道没到就是了
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那段话是用了下微博上的梗,推荐bgm咬人猫,甜得发腻的一首歌


[关于起床]

夏天的天亮的早,不用闹铃叫赵云就醒了。
睁开眼望着天花板缓了一会,赵云转过身发现韩信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手搭在他的腰上。

“早啊。”
“早。”
“想什么呢,直勾勾盯着我。”
“我想你什么时候醒。”

韩信估计是醒了有一阵了,嗓音有点哑,这时候说这种话赵云觉着特别撩。平日里连句情话都不会说的人,今早却一反常态,赵云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对。

“我醒了你要干啥。”他往韩信那边挪了挪,头抵在他的额头上。
“我在纠结说不说……”韩信捋了捋赵云睡炸的头发,眼神飘忽不定,“说出来怕你打我。”
“你说。”
“那你快点起来,压我头发压了一宿,我要上厕所。”
“……哦。”

赵云后悔了,他现在很想把韩信捆床上,然后给他放哗啦啦啦的水声,感受下小溪流水响叮咚的平静和欢乐。本来以为韩信会提什么限制级的要求,好歹是说点温情的话也行,结果是嫌他压着他头发了。

行了,爱情的小床塌了。

“睡得好么?”
“还行。”赵云没好气的答。
“我看你睡那么香,没舍得推你换一边躺。”韩信坐在床沿上拢了拢头发,捏了捏赵云的鼻子,“收拾收拾吧,洗漱完买菜去,给你做好吃的。”
“撒手撒手,你这人。”
“赵云。”
“又怎么了?”
“早上好啊。”

韩信拉开窗帘,初晨的阳光钻了进来,暖暖的打在他的手上。电线上的鸟叽叽喳喳的唠叨着,蹦哒着歪过头,用灰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

“今儿天不错。”

行吧,爱情的小床还没塌。


[关于买菜]

“土豆吃不吃?”
“不吃。”
“生菜挺新鲜,可以做个沙拉。”
“太苦,不吃。”

韩信推着购物车走在前面,赵云跟在他后面玩手机,韩信突然停下来,赵云直接撞在了他背上。

“停下来告诉我一声啊。”赵云揉了揉发酸的鼻子。
“差不多行了啊。”韩信一手一捆菠菜,在挑哪个量合适一点,“菠菜汤喝不喝?”
“不喝。”
“行那就菠菜汤。”韩信恍若未闻,将挑好的菠菜扔进购物车里。
“我不喝,你自己做自己吃。”
“怎么这么挑食,你告诉我你能吃啥?”
“我能吃你啊。”赵云笑道。

韩信一愣,别扭的摸了摸脖子。他刚想说那你玩吧我自己买也行,赵云就把手机往他手机一塞,走到旁边的冷鲜柜,拿了盒猪里脊肉回来。

“……赵云。”韩信面无表情的拎了拎他的领子。
“噗。”
“憋回去,让我听到笑声你今天就吃生菜。”
“小气,玩笑都不给开。”

逛了一圈赵云又跟丢了,玩的游戏早上有活动,他只顾低头刷游戏没瞄着点韩信往哪儿走。一抢赵云手机就被瞪,韩信忍无可忍,整理了下购物车,空出来一块地方,把赵云摁进车里。

“感觉回到了小时候。”赵云干脆往后面一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小孩坐车里是因为怕丢,你已经跟小孩混到一个等级了,赵云先生。”
“我才多大啊,偶尔回忆一下不行?”
“行行行,我哄你可不就跟哄小孩似的么。”韩信拍拍他的头,“去,第三排红瓶那个,给信哥拿来。”
“哎呦你很嚣张啊。”赵云抄起大葱抽他,作势要从车里挣起来。
“不拿我就撒手了,你自己从车里出来。”
“别,别,哥我错了,我拿。”


[关于抢亲]

上大学那会儿韩信大赵云一年级,迎接新生时赵云正好在韩信带的一队里。帮忙最多的一个领队学长,另一个就是作为新生的赵云。
韩信对他挺感兴趣的,毕竟刚到一处陌生的地方自己都还没适应,便着手安抚情绪激动的同学,主动揽下不属于自己的责任的年轻人太少了。沉着,温和,待人有礼,这是韩信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赵云当了新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致辞发言,他穿了件白衬衫,规规整整的,怎么看怎么顺眼。学生们自行组织了聚会,赵云被一群人起着哄推上台,他朋友递给他一把吉他。赵云拗不过只得从了,挽了袖子弹唱了一首黄老板的《Shape of you》,骨节分明的手指跳跃在琴弦上,拨动着一票姑娘的心,顺便夹带了韩信这个特例的。

确定关系是在赵云大二那年的一个夏夜,天气很好,前一天刚下过雨,清清爽爽的。韩信寝室除了他都挤在窗边看热闹,高渐离身子都探出去半个。

“都几点了还吵?”                                 
“有人表白!”
“哇是吗?”韩信一脸冷漠的踹了离得最近的李白一脚,“所以呢?又不是跟你们。关窗户睡觉。”
“这不……赵云么?”
“谁?”韩信猛地坐起来,“表白?赵云?他在男生宿舍楼下表白?跟谁表白?”
“又不是跟你,你激动啥子。”李白故意用他之前说的话顶他。
“我听说是赵云玩游戏输了,惩罚是当众表白。”

韩信扒开堵在窗边的几个损友,拽下占据高地的高渐离,自己坐在了刚刚他还不屑的地方,抻着脖子往下看。赵云站在一圈开手电筒的手机中间,捏着根狗尾巴草,看样子是纠结了很久。他咬咬牙,冲楼上喊。

“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楼上诸位兄台,哪位胆敢跳下来做在下的配偶,在下必会用乾坤大挪移接住他。”
“卧槽厉害了,人才啊哈哈哈哈哈。”
“社会社会,看不出来这么淡定的人嗓门还不小。”

赵云捂着脸蹲下收手机,打算收完赶紧跑路。啪一声,从楼上扔下来一条口香糖,声音不大不小的一句话从楼上传来,如一颗炸弹扔在了火星四射的燃料堆里。

“等着,我下去。”

韩信趁赵云愣神的工夫已经跑到一楼半了,见他反应过来要跑,韩信翻出楼道的小窗户,踩着一楼窗户的防盗栏,直接从上面跳了下来。

“接啊,你不说谁敢跳你就敢接么?”韩信揉了揉蹭破皮的小臂,“也不过了扶一下。”
“啊那个……我……你没事吧?”赵云有点慌张的解释,过去也不是站原地也不是。
“没事,知道我给你口香糖干嘛么?”
“不知道,我就是选了大冒险……”
“吃了,”韩信撕开一片口香糖塞进他嘴里,“嚼完吐出来。”
“然后?”
“然后我要吻你了。”

夏天嘛,总是会发生很多事情。


[关于耍流氓]

交往久了韩信才发现,赵云这个人其实挺混球的。比如在家各种放飞,自己袜子总偷偷塞韩信那堆里。在家吃饭挑食,在外面吃饭人家点什么吃什么,啃生胡萝卜都说脆生。

“我记着貂蝉上次求你帮忙着论文,你二话不说就帮了。”韩信拿了袋薯片放在车里的人身上。“我让你帮忙做个代码,抽筋拔骨的。”
“哪有。”赵云吃着商场的熟食试吃,含糊不清的反驳。
“我当然是选择原谅你啊。”
“你跟别人不一样,和你相处我用不着顾及那么多。”
“这不是你双标的理由。”话虽这么说,韩信还是蛮爽的,毕竟他在赵云心里地位不一样。“说吧,怎么补偿?把我手头那个程序编了?”
“你做梦吧,换一个。”
“行,那你现在亲我一下。”
“……我还是选前一个吧。”
“晚了。”韩信把车推到人少的拐角,半蹲着拄在购物车边缘上。
“编程序基础上我做天饭。”赵云垂死挣扎。
“本来明天就轮到你做饭了。”韩信穷追不舍。
“有人,刚路过的小姑娘一脸茫然的看着咱俩。”
“她在想这谁家的哥哥,都这么大了还坐购物车。”
“不,我觉着她是在想这谁家的哥哥,这么大醋味。”赵云凑过去揉弄他的头发,“韩信,你看那边有瓶醋倒了。”
“我没看见。”
“你是不是沾上了,酸死了。”

赵云在车里翻了翻,找到了一张超市的大海报,展开刚好能挡住两个人的脸。他抖了抖海报,把韩信拽进来,亲了亲他的头发。

“行了啊,别蹬鼻子上脸。”
“太便宜你了吧。”
“你非要亲也行,我刚吃完皮蛋。”
“……走,回家。”


[关于投喂]

“吃完再弄。”
“就差最后一段了,打完赶紧交,没准能混个奖金。”
“张嘴,啊——”

韩信余光扫了一眼,见是块拔丝苹果。他倒不开手,目不斜视头也不回的继续写代码,单单是头往赵云那边靠。赵云在他嘴角亲了一下,把苹果送到了自己嘴里。

“想吃啊,自己拿。”
“别着急,等我打完的。”
“等你打完我都吃完了,盘子给你留着刷吧。”

赵云刚夹起来下一块,韩信已经打完代码了,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扯了回来。赵云一看抢不过忙往嘴里扔,被韩信半路截胡。

“再得瑟啊?”韩信一手压着他,一手夹苹果吃。
“你不会自己拿啊?”
“我是自己拿的啊,从你那里拿的,不行么。”
“诡辩。”赵云气的翻了个白眼,经过几秒的冷静后握住了电脑的电源插头,“放开我,不然我拔了啊。”
“行行行,我放,我放。”
“拿过来喂我,要糖多的。”赵云趴在桌上,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无赖表情。
“……你怎么这么流氓?”韩信扯了一块苹果,卷了丝夹起来。
“彼此彼此,跟你学的。”
“好的你不学。”
“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必须黑。”

越来越皮了。韩信撇了撇嘴,赵云现在命根在手天下我有的德行弄得他很憋气。不要生气不要慌张,我韩信耍流氓的时候赵云还是根正苗红的小崽子。
有信心是好的,可好像哪里不对。

韩信咬着苹果块的一个边,俯身递给赵云。赵云果然被他这套操作整懵了,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他一会儿,他手被韩信按着,只能用嘴去接。
两唇相接的一刻赵云听到了一声哼笑,暗道不妙。韩信的唇覆上来了。

“干,太不要脸了你。”
“承让,承让。在教主面前班门弄斧,让见笑了。”韩信心情颇好的舔了舔唇角。
“这是我吃过最恶心的一口苹果了。”
“甜不甜?”
“不甜。”
“想好了?”
“……甜。”

赵云没撒谎,这确实是他吃过最艰难的一块苹果,也是最甜的一块。


[关于困觉]

韩信半夜醒了一次,快入秋了,晚上开窗户有点凉,挡了窗帘还是冷。赵云睡觉爱抢被还爱踹被,开一宿窗户第二天肯定感冒。
关了窗户,整理好了搅成一团的被子,韩信发现赵云怀里搂着一个毛茸茸的球状物体,白花花的在夜里格外醒目。是他俩养的兔子三花,因为身上有个黑色圈和棕色的圈,所以赵云给他起名叫三花。当初是觉得小小一只特别好玩才养的,过了两年三花长到六斤多沉了。

“兔崽子。”韩信把三花捞出来放到地上。
“冷。”没了暖炉,赵云不满的嘀咕,手在床上乱摸,“花儿,三花……”
“要什么花要花。”

韩信将他两只手塞进被里,给他盖好被,从后面抱着他。赵云哼唧了几声,迷迷糊糊的拽着他胳膊,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晚安。”

不光是夏天,任何季节都会发生很多事情。
前提是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话。


[fin.]

评论(36)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