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吕布是个纯到不能再纯的Alpha,脾气有点差,一激动就抑制不住往出散味儿。Omega怕他,Beta对他敬而远之。
运动会上有人使了绊子,把他从第一挤到第二,裁判没看到就没帮他找分。吕布自己坐在前排生闷气,直径半米没人敢跟坐,要么是受不了他的气场,要么是受不了性别压制。
旁边看台坐的是生物系,班里的Omega体质不如他们体育系的好,有几个被撩得直喷中合喷雾。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带护额的青年,腿一抬跨过栏杆,走到吕布旁边坐下,晃了晃手里的喷雾。

“哥们儿,你控制一下,味儿都飘到我班了。”
“你闻着了?”吕布没好气的问,本想堵一下这个多管闲事,没想到青年竟点了点头。
“伏特加味的,很冲。”

吕布先是一愣,随即心里开始噼里啪啦炸烟花,无论这人是A还是O都赚大发了。O的话再好不过,能承受着他的威压,平等的谈恋爱多好。A的话也凑合,平和不激进的当个朋友。

“你是A么?”为了保守,他先问了较为不理想的那个。
“不是。”
“那……是O?”
“也不是。”

吕布沉默了一会儿,正为无疾而终的心动而失望时,忽然一个激灵,一把抓住了青年的手。

“你是Beta?”
“啊,怎么了?”
“……太好了。”

没有AA之间的针锋相对,没有AO之间的性别差距,算是公平的性别组成。最让人欣慰的是这个Beta能闻到他的味道,还能不受影响,不卑不亢的跟他提意见。

“我叫吕布,有个事请你帮忙。”
“赵云。”青年捋捋头发,“你说。”
“麻烦跟我交往吧,哪怕一个月……不,一星期也好,一天也可以。我想体验下恋爱的感觉。”

赵云拧开喷雾的盖子,照着吕布的脸就是一顿喷,喷完翻身跳到跑道上。脸上惊恐和疑惑交织着,表情复杂的盯着他。

“神经病啊你。Beta你都想祸害,再耍流氓我可不客气了啊。”

评论(19)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