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算了直接黑给亲友,私心最大

[仙侠]
  
蓬莱山顶忽的泛起淡淡的红光,坐在梅树枝干的青年睁开双眼,掸掸外裘上的积雪,提起银枪飞身到光源处。
  
“出关了?”
“嗯。”吕布握住他微凉的手,带进自己的里衣中暖着,“苦了你替我护法。”
“少口头敷衍我罢,来点实际的。”
“我见你头发又长了,不如过会去集市买支簪子束上。”
  
赵云摇摇头甩掉发顶的碎冰碴,拽下颈后的蓝发绳,棕栗色的头发披散开来,绸缎似的搭在背上。
  
“替我梳好,衣服太厚,摸不到后脑。”
“你啊。”吕布接过那发绳,无奈的笑笑。
  
  
[师生]
  
闭校铃回荡在空旷的操场,整个教学楼只剩下批改作业的吕布和罚站中的赵云。橘红色的夕阳染上流云,懒洋洋的洒了一室。
少年带着白护额皱着眉,蓝色的校服裤子稍稍挽起,露出白皙的脚踝和一截浅口袜。
  
“谁让你上课睡觉的?”
“昨天晚上跟刘邦他们打篮球,太累了。”
“少和刘邦接触,张良班里的学生表面上不学习瞎闹,成绩一个比一个冲。”吕布头也不抬的扔过去盒酸奶,“不许动,继续站着。还有裤腿放下来,像什么样子,也不怕冻出毛病。”
“用不着你关心。” 赵云撕开包装,咬着吸管含糊不清道。
“是,你最听貂蝉的话。”吕布笔下一顿,放下笔摘掉眼镜,脸上微有愠色,“可是赵云同学,师生恋是禁止的。”

貂蝉是赵云同父异母的亲姐,包括吕布在内学校所有人都不知道罢了。赵云也不想让人知道,免得传出貂蝉滥用职权的闲话。
  
“原话还给你,吕老师。”
  
  
[竹马]
  
“赵——云——起床啦——”
“赵子龙——再不下楼迟到了。”
“云妹儿——”
“云你妹!”赵云忍无可忍,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开窗户,随手把窗台上的书包扔下去,“乱喊什么,要死啊你。”
  
吕布接住他的书包放到后座,支起自行车三脚架等他。五分钟后赵云洗漱穿戴完,跨出窗户脚踩在外扩阳台的栏杆上,顺着水管滑了下来,边系扣子边跑到吕布的自行车旁。
  
“太危险了,早起一会不就得了。”吕布把把手上挂着的早餐扔给他。
“二楼而已,快。”赵云咬了口包子,热腾腾的满口都是肉馅,“你自己包的?”
“外面的不干净,躲我身后吃,迎面有风。”
“知道了知道了。”赵云单手环住他的腰,半转过身子晃荡着腿。
“晚上睡觉窗户关严了,护栏也锁好了,检查完再睡觉。你能跳窗自然就有人能爬窗,楼层低注意安全。”
“整个屋里最贵的就是我了。你说你这么磨叽以后能不能找到对象都是个事,不过现在的姑娘都喜欢做饭好吃还持家的。”
“我?”吕布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有喜欢的人了,他喜欢就行。”
  
  
[收养]
  
赵云婉拒了大学联谊会的邀请,开了车直奔家里连菜都没买。早上送吕布上学时他看到那兔崽子牵着他家隔壁小姑娘的手,俩人不知道说着什么,脸都要贴一起去了。
  
“小王八蛋你还敢早恋?当着我面亲貂蝉你是不是胆肥了?”赵云踢了鞋一把拎起小孩儿坐到沙发上,往腿上一放啪一下打了他屁股。
“我没有!我才不喜欢那女人。”吕布挣了一下,奈何初中生的身体还没长开,根本拧不过赵云。“你……你别打了,我都十四了,丢不丢人。”
“跟谁学的还女人?我平时教你的东西你都就饭吃了?”
“放开我。”
“我打你怎么了?为了你这破事儿我联谊都没去,你知不知道这可能会错过你未来的妈?”
“你不是我爹。”
“再说一遍?红毛野人了你。”赵云又抬手打了一巴掌。
“赵子龙你再不放开,这些我以后会加倍奉还。”
“好啊,我等着你。”
  
刚二十出头的赵云完全没意识到,腿上趴着的这个孩子话中的真正含义,等他五年后被压在床上时再后悔已经晚了。
  
  
[黑道]
  
沙发里的男人晃着高脚杯,猩红的液体撞到杯壁又落回杯中。赵云翘着腿,宝蓝色的衬衫在暖调的灯光下透出暧昧的阴影,修身的西裤微微崩起,脚踝上的纹身若隐若现。
  
“这个价不行。”
“少一分不卖。”吕布抿了口酒,灼热感滑过咽喉反而越发干渴。
“玄德给的资金很紧张啊,我也没办法。”赵云歪头一笑,嘴角左上的梨涡似是斟满了酒,让人盯一会儿就醉了。“通融一下吧?”
“五万,买你一夜。”

吕布摸了根烟,咬到嘴里才想起没带火。赵云听完他的话噗嗤一笑,随手拿过烟盒给自己也抽出一根点燃,走过去俯身对上吕布的。氤氲的雾气在两人之间萦绕,吕布觉得眼前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夹杂着一丝慵懒,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也能挑起他的欲望。
  
“谢谢。”
“客气。”
  
赵云从后腰探出一把勃朗宁抵在他胸前,仅仅是一瞬间就完成了开栓上膛的动作,仿佛那冷铁片儿是长在他手上的。那双深蓝色的眸子倏的一冷,锋刃般的目光打量过吕布。赵云两指夹着烟,慢悠悠的吐了个烟圈。
  
“十万,我买你一夜。”
  
  
[警匪/卧底]
  
窗外的月光映着积雪,亮的心烦意乱。
吕布躺在上铺,直勾勾的盯着墙角的摄像头。他知道监控室里的人没睡,也和他一样看着摄像头传来的影像。
一年前的今天他和赵云在局里的办公室,背着战友偷偷摸摸的交换了一个急促的吻。那时的赵云穿着一身利落的制服,帽子上的徽章锃亮,英气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睡前记得喝牛奶。”吕布无声的做口型。
“睡前记得喝牛奶。”坐在显示屏前裹着军大衣的赵云冷哼,他们警校出来的自然能读出唇语。“不用告诉我。”
“我明天想吃豆干。”
“想吃豆干。你吃个西瓜。”
“不要西瓜。”吕布好像预知到赵云会说什么,直接堵死了他的退路。
“智障,谁管你。”
“那我送你一枚子弹吧。”
  
赵云愣了愣,这句话是吕布表白时说的。
那时候他总是把子弹打超,吕布就把自己的分给他,事情被教官发现后罚他俩跑十公里不准吃晚饭。跑完已经黑天了,吕布拍拍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颗子弹塞到他手里。
  
“傻逼。”
  

  
 
大概是评论里说的梗,试着每个写了一点,你们感受一下
觉得哪个有兴趣回复哪个吧,我挑最多的写。不用着急这些都是存梗早晚会写到的
写文的风格是一人千面,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面孔,但性格还是大相径庭的,只不过是因为特定的身份而特别发挥出某一个性格而已,虽然隐藏起来了其他性格但总归还是有的

唉我是不好意思放几句话的梗然后占个tag,不写出点像样的东西感觉放tag是对tag的玷污,仅仅是个人偏好而已
以及我又深切感受到了自己文风多变的跟神经分裂亲妈都不认识的恐惧

评论(74)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