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如履薄冰》铠约

现代pa,根正苗红官二代x养家糊口调酒师
给亲友的,昨天抱着我腿说要吃 @养老
只有两千五百多,先去吃饭存个档,回来继续写
恶俗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一见钟情全身苏的情节

铠并不喜欢酒吧这种场合,刺耳的音乐和尖叫,引人犯罪的酒精,裙子开得很高的女人,这些与他严于律己的作风格格不入。酒吧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烦躁,厌恶得想告辞朋友离开,直到看见那个站在吧台里的调酒师。
青年穿着一身酒保工装,制服马甲勾勒出他坚实的腰身,显得身材修长且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五颜六色的灯光在他身上流转,染上了他银白的头发,却没留下任何除了他本身以外的色彩。他像一株夏初的翠竹,挺拔笔直,带着隔离外在污浊的韧性。虽在纷乱嘈杂中,却与酒池肉林的骄奢淫逸格格不入。

“怎么了哥哥?”
“没什么。”
“对那个调酒师感兴趣么?”露娜眼尖的捕捉到他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上个月刚来的,手艺不错,我去点一杯……”

露娜没说完的话被一声呵骂掩盖过去,吧台的一个客人砸了酒杯,和青年拉拉扯扯的纠缠着,张口闭口脏话淫语,轻视调戏的意味极其明显。铠没有动,默默的听着那人的话,从胡言乱语中挑出了关键信息,大概是想跟青年约一下,期间估计动手动脚惹人生气了。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青年一番,铠觉得可能在那人提出不合理要求时他就已经生气了,因为光是看外表和气质,青年也不是能容忍荒唐事的人。
百里守约快忍不住了,他本来再坚持十分钟就能下班,来的客人非要点制作难度极高时间较长的酒,在他调酒时还有意无意的言语调戏,最后更是直接问他联系方式。耐着性子忍了又忍,在对方接过酒杯故意握他手占便宜后,百里守约委婉的拒绝了,表达自己没有那个意愿,谁知对方恼羞成怒,恶人反张扬了起来。

“您别这样,我要下班了。”
“装什么清高啊,谁能跟钱过不去,出来卖就痛快点。”
“我想您是误会了,我该打卡回去了,有事跟我们老板说。”百里守约收了职业笑容,快速的收拾工具。
“怎么,要赶下一个场子瞧不起我啊?你算什么东西,还不是带着你弟一起……”

没等百里守约拆凳子揍人,先飞过来一支冰桶,扔东西的人是练过的,角度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那人的头上。哗啦一声,玻璃炸开,混着鲜血的冰块四处飞溅,唯独没有打在百里守约身上。百里守约攥着折叠钢的凳子,转过头看向冰桶扔出的方向。

“他是什么东西,是你能评价的么?你又算什么东西?”
“妈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敢他妈打我你死定了!”
“露娜。”铠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让周围人听了个清清楚楚,“他是谁?”
“是去年向本家贷款过的一个房地产商,贷款至今没还,项目耶压在本家手里。”露娜很配合的回答,兄妹俩一唱一和,那人霎时收了声。
“这场架的损失费算我账上,以后再找他麻烦,哪只手不安分哪只手就别要了。”
“是,是……”
“我们走。”

铠扬着下巴放完话,掂了掂手中的酒瓶,随手扔在那人的脚边,又炸了一次玻璃碎屑的烟花。他还想再观察一会儿,谁知青年比他想象中更狠,二话不说直接拆凳子腿要抡人了。有权有势的少爷打人,和一穷二白的调酒师打人,效果和结局是截然不同的,不等听完露娜分析完那人可不可以得罪,铠便抄起冰桶扔过去了。

“等一下!”百里守约愣了几秒,放下凳子追过去。
“还有什么事吗?”回话的是露娜,铠没停下,继续向出口走。
“我叫百里守约,你的恩情我记下了,日后回还给你。”
“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
“言出必守约。无论你是否需要,我说到做到!”

出了酒吧,本家派来的车早已备好,露娜开了后排的车门,待铠上车后关好,自己绕道另一边的前排副驾驶坐着。

“去查一下。”
“嗯?好。”
“怎么了?”
“因为刚才走时兄长没有说话,我以为你对他不感兴趣的。”
“……不是你说要欲擒故纵么?”铠不解的问。
“我什么时候说过?”露娜发懵,不知道她哥闹的哪一出,“况且欲擒故纵不是这么用的啊。”
“那我是不是很……很让人没好感度?”
“没那回事,兄长。”
“你说实话。”
“挺帅的,意气风发,兄长。”
“……”铠从后视镜看着他面不改色的妹妹。
“……有那么一点,一点点,兄长。”
“行了,你别说话了。”
“好的兄长。”

铠点了根烟,咬在嘴里吸了一口。吐出的咽气被车窗外的风卷了回来,携着初秋微凉的晚风,柔柔的拍在脸上,他抽了大半根才平复下加速的心跳。
没人知道在对上那双眼睛的片刻,他整个人都如同被一股伏数可以忽略不计的微笑电流击到了,酥麻感从脚底蹿到脊椎。隐忍中带着愤怒,愤怒中带着恐惧,恐惧中被隐藏得极深的倏狠,多种矛盾的情绪混杂在一起,交织成一张攻不可破的网,罩住了百里守约殷红的眸子。

“百里守约么。”

铠熄了烟,轻声的自言自语道。
车厢里萦绕着似有似无的酒香,与烟的涩味纠缠着,浸过漫长的夜晚,愈发浓厚醉人。

白天光顾酒吧的客人不多,百里守约偷空趴在柜台上补觉。虽说昨晚有人替他出头,还帮他承担了损失,一向照顾他的老板夏侯惇也没难为他,给他放了一天假,但一闲下来空落落的焦虑感让他烦闷,忙扯了丝巾擦玻璃杯。
百里守约冷静下来后一阵后怕,要不是那个男人先动了手,他这一板凳下去,这辈子可能都得在局子里,他家崽子的日子又要不好过了。生活刚刚有起色,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能出差错,不等得罪人,要学会忍耐……忍耐个西瓜啊!百里守约无声的在心里吐槽了一桶苦水。

“累啦?给你放假你也不要,休息休息多好。”夏侯惇倒了小半杯果酒递过去。
“我要全勤奖。”
“掉钱眼里了?别这么勉强自己啊。”
“我没事,玄策要高三了,日后用钱的地方更多。”百里守约抿了口酒,懒洋洋的转了下头,换另一边靠,“我虽然需要钱,但永远不会做下作的事来挣钱。”
“大四了吧?熬一熬,毕业就好了。”
“惇哥,昨天和那个女人一起的是谁啊。”
“我发小,才办完事回本家。底子可好了,家里又是当兵的又是官员,京城数一数二的太子党。”
“不是,出身我不在意。我的意思是……”百里守约顿了顿,把剩下的酒喝完,“他叫什么?”
“哦,叫铠。旁边那姑娘是他妹妹露娜,他家好几个兄弟,他排老大。”

夏侯惇说着说着又跑题了,唠了不少其他兄妹的事。百里守约心不在焉的听着,左耳朵听右耳朵冒,自动过滤没用的话,筛选出有关铠的信息。

“他下次来叫我一声,我请他喝一杯。”

评论(27)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