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Good good study》邦良

娱乐圈设定,满嘴跑火车演员x心力交瘁经纪人 

摸鱼没收住写了七千多当混更,写了两篇邦良都是稿子没法发

最后一段是信云线的过渡,信云到时候叫《Day day up》好了

推荐bgm如果的事,没写昨天跟梦梦说的那个梗,给她个惊喜


端午安康


[被学习耽误的演员] 


张良本来是重点高中的顶梁柱,打遍全省无敌手,奖状荣誉证书一打一打的往家搬。

用导师姜子牙的话来说,他是个全才。学习好长得好人也好,除了对感情那方面不感冒以外都好,学生嘛不早恋是好事。张良有个妹妹叫虞姬,比她小两年级,俩人一块长大的特别亲。虞姬喜欢唱歌演戏什么的,再加上模样漂亮,在学校里小有名气。 

市级的一次话剧比赛人不够,虞姬把张良拉来当替补。张良做事特别较真,要做就力求完美,十几句台词的龙套也演得毫不含糊。 

比完赛主办方联系到虞姬问她愿不愿意当练习生,小姑娘想了想同意了,主办方又问,那个跟你搭戏的小子呢? 

虞姬捂嘴一笑,不行啊,我师兄根正苗红的,规划好了要当科研人员呢,演戏是我硬拉来的。 

那还真是可惜了…… 


回家的路上虞姬坐骑着自行车,后座是看书的张良。哥,我被星探选中了。 

那不挺好的么,你一直说要洗洗脸出道。 

好是好,但星探也相中你了,磨叽我好半天要你联系方式。虞姬歪过头,小心翼翼的瞄着张良的脸观察他的反应。她师兄长得是好看,比姑娘还白,思考时总是垂着眼,跟神仙俯视众生心疼他们这些愣头青似的。 

进了娱乐圈,有熟人帮衬着要过得轻松些吧。张良淡淡的说,声音轻的要被风吹散了。那我就陪你三年,等你把新人墙过了再继续搞科研。

哥你对我真好!

……看路,前面有沟。


张良到底还是跟星探联系了,专业课他没问题,办完手续收拾东西集训去了。

直到高考前两周虞姬才见着张良,张良瘦了不少,但整个人的气质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是仙得不食人间烟火,那么此刻是仙得高深莫测,让人一眼看不透。至于产生变化的原因,还是小丫头片子的虞姬没能理解,等到她后来经历时才明白,这种被人从天上拽到世俗中的痛苦是多么难熬。



[被演戏耽误的经纪人]


虞姬出道那会儿张良已经拍了三部电影,从最佳新人奖到最佳男配奖,再到不久前拿过的最佳男主角奖,他以温和又不送拒绝的姿态撞开新人墙和瓶颈。

在此之前从未有过这种快速高质的产出,张良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他是一张浸过了世间百态的白纸,你让他演什么他就能演出什么。带出多个影帝的金牌导演曹操在颁奖仪式上说。更难得是他本人不是坏孩子,能沉住气,对前辈很尊敬,少年老成。不过他要退出演艺圈真的很令人惋惜。


虞姬拿着她的最佳新人奖和张良合完影,忐忑的挽着他的胳膊上了车,不是当年的自行车。


哥……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张良摩挲着奖杯的杯沿。不是约好了么,带你三年,我自愿的。

你继续发展下去会更好的,约定这种东西……

虞姬,我当不当演员无所谓,最让我在意的是你。


张良开了车窗,晚风从车外肆意灌入,吹拂着他略显凌乱的额发。很多年后虞姬再回想起那个发生史诗级巨变的夜晚,只觉冷空中的星星都被那双低垂的双眼融进去了。

悲伤和沮丧是暂时的,这句话用在张良身上再合适不过。进修了半年后昔日影帝以经理人的身份回来了,一支笔一个手机,又一次在娱乐圈掀起惊涛骇浪。虞姬拿着她师兄刚从别人嘴里抠出来的肥鸭剧本,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有点小愧疚还有点小激动。

习惯就好,化妆品代言别接了,不适合你。我给你找了个香水的。张良把试用装给她。

那个不是王昭君的么?

我拿你的那个补水的代言换的,她挺高兴的。



[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


把虞姬推上影后宝座,张良又闲下来了。自家让人放心不下的小姑娘终于长大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等到真出了她不能独当一面的事,他再过去帮她挡剩下三面。

公司新开了一批训练生,张良开完会没事闲着就去看了看,抱着试试看空手套白狼的心态找下一个栽培目标。清一色染白毛棕毛的小孩儿里,一团紫色怎么瞅怎么诡异。张良走过去一看是个男孩,挺高的大个,目测比自己小三岁左右。他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没像其他人打了一排耳洞,也带一堆花花绿绿的配饰。他只在左耳打了一个,用简单的黑色耳钉穿着,白t恤配仔裤,干干净净的,勉强全是张良有眼缘的类型。


为什么来当训练生?张良居高临下的问。


张良想他要是说为了梦想,那我就带他一年。他要是说为了演戏,那我就带他三年。他要是说为了我学演戏,那我能带他多久就带多久。

演戏是张良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虽然为了虞姬他停下了,却一直没有放弃。他对热爱演戏的孩子很有好感,对能认出他之前是演员身份的孩子更为关照。毕竟在现代快节奏社会里,能欣赏文艺片且还记得前辈的小年轻少之又少。


刘邦盯着他想了一会儿,似笑非笑的说,因为我学习不好呗。

噗。


张良没忍住,被自己呛了一口,随即借着掩面咳嗽的动作笑了,被刘邦气笑的。他已经做好一副“这位选手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打算洗耳恭听一番耳熟能详的故事,结果听到了这样的回答。一时间不知是该骂他缺心眼还是该夸他耿直真诚。


你叫什么名字?

刘邦。

收拾东西跟我走吧,我亲自训你。张良揉了揉脸。知道我是谁么?

知道啊,你是张良。



[搞事!搞事!搞事!]


刘邦人呢?

在化妆室呢,怎么啦?给剧组客串的虞姬更想问他哪个口红好看,见她师兄脸色少有的难看起来,到嘴边的话只得咽下去。

你自己看。张良黑着脸扔过去一件衬衫,虞姬扫了一眼就知道是刘邦常穿的牌子,领子上粉色的口红印甚是醒目。他就这么丢在更衣室,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刘邦跟人家乱来之后留下的似的。

不能吧……我看他人挺精明的,人际关系处的都不错,是个很会来事儿的,不能干出这么不长心的事儿吧。

谁知道他,要出去又要做公关。

我觉得他好像总在你的事上掉线,不知道是装的还是怎么。

我去跟他谈谈。张良捏了捏鼻梁平复了下情绪,推开化妆室的门。


刘邦正窝在椅子里,嘴角无意识的上扬着,心情颇好的样子。张良一脸冷漠的点了点刘邦的肩,把助理手中的剧本递给他。

你忙什么去了?刘邦抬手要揉眼,被张良打了下来。毛茸茸的刷子蹭在脸上痒痒的,细碎的粉末弄得他想打喷嚏。

拜你所赐。张良摇了摇手中的衬衫。我都要过去带新来的那小孩儿上台了,你整出这种事。

那崽子谁带都行,你多陪陪我。

我陪你干嘛?你跟人亲我把风?张良脑袋一抽一抽的疼,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胡搅蛮缠的。

你现在好像吃醋的正宫。刘邦摸了摸嘴,挑眉看着他。

吃饭了么?

没啊。

难怪口气这么大。


刘邦没接话,仰着头让化妆师补妆,目光黏在他身上不放。张良白了他一眼,默念了三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冷静下来又忙着打电话跟导演商谈排班的事,他没工夫生气了。


你好自为之吧,作得劲死得快。张良起身,准备去最后检查一遍设备。我答应你帮你拿个影帝,拿完咱俩就两清,我去带新人,你乐意怎么得瑟都和我没关系。

啊。

走了,别有压力,好好演。你没爬上去我不会撤走的。

我知道。刘邦笑道。路上小心噢,一会儿见。


张良出去了,化妆师也收拾东西离开了,化妆室只剩他一个人。刘邦收了笑容,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口红印是他偷抹了自己印上去的,衬衫也是算好了时间故意扔在更衣室的。

他有个藏了两年多的秘密,有意无意捉弄张良正是因此。尽管知道张良只是在气他太乱来,不是看他和哪个人在一起而不高兴,但每次张良训他他都会隐隐的安心一点。


好烦。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在尽力表演]


新接的是个背景为抗战时期的剧,刘邦的角色在电影里转型很大,从占山为王的土匪到保家卫国的军人。近几年这类题材很受关注,刘邦在面临挑战的同时也面对着机遇,张良判定如果演好了一战封神没多大问题。

张良不得不承认,刘邦能折腾是真的,演戏好也是真的。今天演的是土匪头子的爱人弥留之际,开了顿嘴炮劝他参军的剧情。刘邦刚开始表现得很好,一到入感情就完,女演员吐了一杯假血糖浆了他还没抓住感觉。张良心咯噔一下,完了,刘邦果然让他给骂得不在状态了,忙叫了导演请了几分钟休息,拉了刘邦到没人的地方。


你不专心。张良整了整他的衣领。是因为我之前的话么。

……嗯。

不要想太多,用我之前教过你的东西。

这部电影我演好了,得影帝的可能性很大吧。刘邦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几年,脑袋本就转的快,张良想到的东西他自然也能想到。

是。

那你是不是像放虞姬那样,把我也放了。

对。

那我……

刘邦你要是因为这个,我还真是看不起你。张良抓着他的领子,抬眼看他。我不想你因为这点破事自毁前程,机会你自己把握,要不要随你。

让我考虑考虑。

如果不要的话,当我看错人了。


刘邦和张良回来了,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刘邦道了个歉,扯谎睡得晚了没恢复好,打个哈哈混过去了。

再开拍前半部分依旧无卡通过,到了感情戏时众人都捏了把汗,坐在凳子上的张良也站了起来。刘邦抱着女演员,紧紧的攥着她的肩膀,打结的额发下一双眼憋的通红。女演员说完了遗言,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想摸摸他的脸,却在中途支撑不下去了,下落的手被刘邦一把攥住,颤抖着搭在自己脸上。男人终于抑制不住悲痛,伏在爱人肩上狠狠的咬着唇,从唇齿间挤出一个名字。


子房,我……


话音未落导演懵了,群众懵了,演员懵了,张良懵了,刘邦也懵了。刘邦看女演员,女演员看导演,导演看群众,群众看张良,张良看刘邦。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邦哥突然的关心。群脸懵逼原来真的存在。


张良,快帮我拿张纸,我眼睛里进东西了。最先反应过来的刘邦赶紧自圆其说,给多方找了个台阶。嘶磨的睁不开你快帮我瞅瞅。

啊……好的。张良当经纪人时间不短了,见他抛梗赶紧接上。


折腾完刘邦也进入状态了,后面的拍摄都很轻松,一票人收了工各分阵营吃饭打牌去了,可仍心有余悸的大概不止刘邦一个人吧。


刘邦,我有事要问你。

拍完说,不,等电影上映了再说。刘邦坐在地上低着头。可以么?

……好。



[你这儿操作好像小儿麻痹]


电影杀青了,剧组扛着贡品到附近的山庙进行终祈,无非是求个剪辑平安,演员不犯事儿,电影顺利上映大卖之类的。

刘邦燃了根烟吸了几口,提醒过后点了鞭炮,红纸裹着白烟,在噼啦啪啦的爆竹声中四溅。刘邦跑到张良前面扯着外套,怕飞出来的碎屑溅到他。


烟掐了。张良从外套凶探出头瞟了几眼,周围都是白烟,人人都兴奋的又笑又闹的,没人注意到他们。

嗯,这就掐。

突然听话我有点不适应。

你不喜欢烟味嘛,我当然得戒烟喽。

哦。张良看着地上还有大半的烟。你的话,偶尔抽一抽也可以,我……不是很讨厌。

什么?刘邦是真没听清,鞭炮声太响喧嚣声太大。

我说,你抽烟也可以,你抽我没那么受不了。张良压着嗓子喊,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灭,他不太好意思了。

啊?我抽烟可以啊?

……你滚吧。

行行行不逗你了,我真就听到你说这句了。刘邦揉了揉他的头发,掸掸上面的灰。没事,我戒了好几年了。


晚上开庆功宴,男主角当然是最惨的。刘邦连敬带灌的喝了四五瓶啤酒,饶是酒量好也飘飘然了,握着酒瓶子扯脖子喊张良,经纪人张良子房喊了一溜十三刀,被张良嫌弃的塞了个苹果堵上嘴,半扛半拖的带走了。


我曾经爱过你,也许爱情并未完全从我的心底消失;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我也无意让你感到忧郁。刘邦趴在他肩上,头发蹭着他的脖子,含糊不清的嘟囔着。

……你老实点。张良将手伸进他的口袋里翻房卡,喝醉的人总缠着他不让他动。再闹你睡走廊,明天新闻就是头条了,“震惊!当红演员为何醉卧房门口?原因竟是……”这种。

嘿嘿。刘邦傻笑。


费了好大劲终于开了门,刚进屋张良就被摁在了墙上。刘邦头抵在他的额头上,目光混沌的注视着他,染了些许夜的水汽。粉丝都说刘邦的眼睛最好看,会说话,当他看向你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他想对你做什么。

我看他现在应该是想吃了我,张良想。他冷冷的瞪了回去,体力输气势不能输,但刘邦充满侵略性的眼神他从未见过,心里虚的不得了。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想想啊……刘邦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我想……啊对了,我要给你背诗!

我现在想打人。

我曾默默无语又毫无指望地爱过你,,忍受着羞怯的苦痛和嫉妒的折磨,我就是这样温柔而诚挚地爱过你。


张良今天承受力了太多刺激的小心脏又中了一箭。这是他第二部电影里引用的一段普希金的情诗,他当时亲自读的这段当片头。


你看过《慕成雪》?

看过啊,其实我第一次看的是《照我影》,你的处女作……我买票去电影院看的呢,你等我给你找票根。刘邦掏了掏口袋,烦躁的捋了把头发。明明放校服兜里了……

醒醒,你都毕业多少年了。


张良想笑,又笑不出来。他能想象到一个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手中小心翼翼的攥着电影票,翻墙翘课只为了看一场晦涩难懂的文艺电影,懵懵懂懂的却又无比感动的场景。

原来有人如此执着的在意着他,这份感情能追溯到刘邦当练习生前,甚至更早。


愿上帝保佑,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刘邦小小的打了个酒嗝,吧唧吧唧嘴。这句不好,我不喜欢,上帝跟我说这活儿就得我干,他不愿意。

你该睡觉了。张良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撕开袋湿巾给他擦了擦脸。

子房啊,我……

你啥啊。张良一回头,发现他抱着被睡着了。可算消停了……



[刺激不刺激惊喜不惊喜]


拜托你正常一点,颁奖典礼而已,又不是公开处刑放黑历史。邻座的韩信趁着人没到齐没开场,抓了把瓜子嘎巴嘎巴的磕。

没事我有点紧张。刘邦坐的笔直,背不靠椅腿不翘。结果什么的无所谓,哈哈。

手都在哆嗦呦呦呦。


刘邦没跟他互怼,忙着四下张望着张良的身影。张良穿了一身烟枪蓝的西服,头发打薄了一点,他站在舞台旁跟人讨论着什么,刘邦扫一眼便找到了。


然后这个环节……张良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无奈的比了个暂停的手势,回身冲刘邦挥了挥手。

带小孩儿似的。诸葛亮吐槽。

可不就是带小孩儿。张良笑了笑。小孩儿脾性。

我看你乐在其中啊。

就你话多?


一连串过场走完,挨过了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奖项,终于到了刘邦最在意的最佳男演员奖了。

好烦啊得到了他就不要我了,得不到他会很失望,一嫌弃我就又不要我了。哦主持人说是个年龄在二十到三十的,我挺符合。刘邦什么幸运物也没带,只找出来了一张泛黄的票根放在胸前的衬衫口袋里。


在场的各位对“现代文艺片复兴”时代并不陌生,但很少有人知道引领人的名字。

哎,这个人我可知道。另一个主持人搭话。

今天的最佳男演员得主与他有关,该说是名师出高徒吧。主持人高深莫测的笑着,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纸。

那么最佳男演员奖获奖者是,电影《半壁见海日》的主角,刘邦!有请上台领奖!


掌声如啸,人潮涌动。刘邦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看向张良的方向,张良也在鼓着掌看着他,估计是被他的表情逗到了,微微偏过头避开他的视线。

刘邦看见他在笑,抑制不住的笑。

此刻他的眼中没有聚光灯,没有奖杯,没有人山人海。只有坐在角落里偷笑的,他仰慕追随了多年的,他爱慕着的人。


感谢与我合作的朋友,感谢粉丝们的支持,感谢所有帮助过我诋毁过我的人。拿到这个奖我很高兴,它圆了我理想的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呢?

另一半啊。刘邦拿过麦克风。麻烦请我的经纪人上台。

你搞什么。张良不情不愿的被推上来,悄声抱怨。

如果没有张良不会有今天的我,是他展现给我一个新的世界,让我明白原来文艺片还可以达到这种地步。刘邦将奖杯塞给他,空出手搂着他的肩。最重要的是,他教给了我除了演戏以外其他的东西,是别人从来没带给我的一种东西。

对啦,之前说的文艺时代领导者就是张良前辈呢!前辈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经纪人。

可惜他明天就不是了,我们约定得了最佳男演员奖后他就不带我了。刘邦故作悲痛的叹了口气。所以我今天要搞个大事儿。

你搞过的事还少……


不用想张良都明白刘邦做了什么,看观众们或惊讶或错愕或激动的表情,以及唇上温热的触感,综合分析一下,他可能是当众被吻了。

不要慌不要怕,这种操作不存在的。张良闭上眼,再次睁开还是如此,作俑者倒是变本加厉的扫荡着他。多强得心理暗示都没用了,他被强行公开出柜了。


等一下,其他人就算了,虞姬你那个兴奋的不能自已激动的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是什么玩意儿?我可能带的都是假艺人。



[太刺激了太惊喜了]


张良被拽着一路狂奔到车里,气还没喘匀又被压住了。刘邦用手捂住他的眼睛,封闭的车厢里只能听见令他面红耳赤的水声。


……我要雪藏你,不,罪不容诛,得封杀。

你这副表情说出来的威胁可一点礼服也没有。刘邦抱着他,两人紊乱的呼吸交织着。我要是被封杀你得养我。

我养狗都不养你。

我比狗能干啊。

从我身上起开。张良好不容易翻出手机,被刘邦抢过来按了关机,啪的扔到后座上。网上肯定炸了,你别闹了手机给我。

多大点事,大不了我不拍戏,挣得钱够移民了。

刘邦!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我很正经,我现在清醒的不得了。刘邦扣上他和张良的安全带,驱车出了停车场。我上学的时候第一次看你的电影,一眼,就一眼,移不开视线了。


见张良不反抗了,他继续说道。


第二场,第三场,你的每部电影我都看,你喜欢的CD我一张不差的收藏。用现在的话来说算是迷弟吧。我也不知道喜欢你什么,明明没说话话,却觉得你特别好。有故事有感情,却十分干净清澈的眼神,我一看心一抖。

后来的事你也知道,当训练生,枯燥艰苦的训练。张良,我不是什么好人,你问我为什么当训练生我说了谎,其实我学习不错。我只是……想离你近一点,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我想当影帝,想比你更快的当上。因为你的记录被称为不可能打破的,我就想如果我打破了你没准会注意到我。没想到训练生时期就被注意到了,挺幸运的。


张良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刘邦总是会刷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能力。说不动摇那是假的,早在杀青时听到他说的话,张良就已经做好改观的准备,全副武装等它爆炸的一天。万万没想到,这不是普通的爆炸,是神仙打喷嚏,核武器爆炸,措不及防。


之前你衣服上有口红印。张良小声叨咕。

我涂了虞姬的口红自己亲的,你不觉得色号很熟悉么?

不觉得。

你醋了。

我没有。

那你躲什么?正好是红灯,刘邦托着他的后颈,把人往自己这边带。你看着我。

……放开。

不放,我怕我撒手,又要等你五年。


张良不想反抗了,他想回去当演员,刘邦来当经纪人。他这么能算计,比他适合跟人商业互吹。


不放是吧,可以。张良顿了顿。但以后……也别放啊。

我知道我知道。刘邦握着他的手,轻轻的抚过他满是细汗的手。

你真是土匪,蛮不讲理。

那你就是压寨夫人了。

绿灯了,看路。



[神仙演戏玩玩而已]


巅峰之夜过后刘邦火速退了演艺圈,走的干脆利落不留余地。

同期好友韩信看着手机屏幕,刘邦微博上置顶是今早发的,照片里张良枕着他的腿睡觉,他一手拿着奖杯一手与熟睡的人十指相扣,脸上的笑能溺死人。配字是拜拜啦我奔小康去。


真够欠揍的了。

咋了。赵云凑过来看了一眼。不过话说回来,他真不演戏了?

估计是吧,熟人客串会有的。

多可惜啊……

玩玩而已。韩信冷哼。

他和张良么?

不是,我是说他对演戏。韩信上了微信,私信刘邦互损了几句,用两人习惯的方式表达下祝福。他当初学演戏,就是为了追张良。

……太拼了。

更可怕的是张良当年也是这样,为了带虞姬才进的圈。这就是神仙和咱们的区别啊。

不不不。赵云摇头。是神仙和你的区别,我是凡人。

那我是什么?韩信知道赵云受过最佳男演员的提名,刘邦不演《半壁见海日》那奖就是赵云的了。

你是单身狗。

靠。赵云你给我等着。




[end.]



评论(15)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