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怒发冲冠》戬吒

一个哪吒视角的摸鱼,有时间写杨戬哥视角的,果然还是这种写的特别舒服特别快
杨戬刚出时看了故事觉得他俩有点可爱,不过那时候我是叫杨哪来着。最近戬吒股票涨了,太太们产的粮真好吃,不能白嫖我摸了个党费
原背景时间线真乱,看故事捋了三次才捋清楚,写最后一句话满脑子都是海一望无际我在浪里过河不用桨呀我闹海全靠浪打得红烧烹炸虾兵和蟹将(……)
发完突然想起来我睡觉之前写中秋节看花灯那段是为啥了,因为后面戬哥在带他看,文不能隔天写睡一觉就忘了


他们说我没有心,是个只会惹麻烦的怪物。


第一次发觉自己的能力是幼时和伙伴一起玩,小孩儿手下难免失了分寸。被伤到的伙伴狼狈不堪的翻滚,企图灭掉衣服上的火,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因为每走近一步,他们就会退后一步,仿佛我是避之不及的野兽。 


“你……你不是人!” 


你们在说什么啊,不是刚约好了中秋一起看河灯的么?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那簇红火绽放于我的手掌,灼灼的燃烧着。我听到什么东西在燃烧,心里好像缺了点东西,空落落的疼。
不知道身体出了问题,但我知道有些东西,再回不去了。

误伤的孩子带着父母找了父亲,父亲黑着脸听完,并没有打我。


“三儿,你的体质比较特殊,要学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我这样……还能守护家乡了么?他们说我是个怪物。”
“当然可以啊,这股力量用在错误的地方是不好的,但用在正确的地方可以守护别人啊。”


父亲微微笑着,揉了揉我的头。我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
我要守护我的家,守护这里的百姓,守护陈塘关。



我被送到了起源之地,这里辉煌却又无聊,自命不凡的家伙比比皆是。尤其是学业最突出的杨戬,带着古怪的头盔,冷冰冰的脸看着就让人不爽。


“杨戬。”他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不说话。“例行切磋吧!”


如果非要说我和他有什么交集的话,那大概只有拳头和枪鸣了吧。傲慢的神者喜欢用鼻音和酣畅淋漓的战斗回答我的要求,虽然不讨喜,不得不承认他是除了太二以外,仅有的愿意跟我闹的人。
半吊子总是爱欺负弱者,正如实力不行的纨绔子弟欺负流浪狗的恶趣味一样,可笑至极。


“喂,你们在干什么?丢不丢人啊。”
“你这家伙……!”
“还不快滚?等我送你们啊。”


周身的人骂我,怕我,敬我,畏我。他们不把我当做人,我没有朋友,没有同伴。被我救下的狗也毫不领情的狺狺狂吠,吵得我脑袋疼。


“给我。”
“嗯?”


我抬头一看是杨戬那家伙,不等我回应他便从我怀里拎走了那只狗,那狗到他那里便不叫了,乖巧的舔了舔他的手。


“嗤,明明是我救下来的。”我不屑的扭过头。
“果真如此。”
“果真什么啊?啊?混账东西。”
“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孩子,看来我没认错。”他抱着狗往茶楼里走,我连忙追上去。
“叫谁孩子呢,没差多少好吧!”
“按辈分你要叫我一声师兄的。”
“美得你!我才不叫。”
“要一起喝茶么,看你火气不小。”他摩挲着狗的毛,淡淡的说,“我请你。”


这算是……邀请么?区区一杯茶而已谁稀罕,想收买我未免太不走心了一点,面上挺正经的一肚子坏水,谁知道打什么主意。


“好啊,光是茶可不够,我要吃马蹄酥。”


行吧话到嘴边不争气的改了,头一次有人和我一起吃东西,感觉也挺不错的?
我看见他笑了,微微勾了勾嘴角,随即又恢复原样。或许杨戬没我想象的那么不近人情。我们很像,都是孤傲的天才,凤毛麟角的强者,嗯……都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例如刚救下来狗子。


“一个人很孤独吧。”
“还好,你总来烦我,我还能消磨点时间。”他往手里倒了点水,俯身喂给狗喝,“也不算太无聊。”
“你这人!罢了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从那天起我和他之间好像多了点什么,是默契还是惺惺相惜,我也不太懂。



日子稀里糊涂的过了两年多,天天学习打架搓磨狗,平淡却又充实。
让我很生气的是杨戬长高了不少,我没怎么长,光长头发了。我觉着是头发吸收了身体的营养,拿了剪刀要绞,太二忙扑上来拦我,剪头发的事最后不了了之了。


“留着吧,我看不错。”
“我一生气它就炸开了啊,特难梳。”我跟杨戬学完早上的事,他竟也和太二想法一样,“你不想让我剪是方便揍我时好拽吧?”
“我几时拽过你头发?你嫌麻烦大不了以后我替你梳。”他扫了我一眼,继续一手摸狗一手翻书。
“少来,日天没少咬过我头发好吧。”
“……哮天不是日天,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你给它扎小辫,它不咬你就怪了。”那不识好人心的狗配合的汪了几声。
“说正事,我要回去了。”
“陈塘关?”他的手一顿,抬头看着我。
“嗯,沿海地区出了点问题。”我握紧了拳,又慢慢张开手,明艳的红色欢快的悦动着,“到了我用这份力量去守护的时候了。”
“早去早回。”
“你把杯子放下,我没生气,再泼我我生气……”


杨戬是个混账东西,这点我再清楚不过。
只要我一放火,无论生没生气他都用水泼我。听到哧啦一声了么,灭的不仅是火,我的心也被泼凉了。


“以防万一。”
“三只眼的你……”我拧了拧湿漉漉的头尾,甩甩脑袋,“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那我可就备好点心恭候着了。”


那白切黑的人起身走过来,顺了顺我披散下来的头发,弄了个红绳系上。我要扯,让他挡了下来。


“女人家的东西,我不戴。”
“图个平安。其实第一次见到你,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呢,当时还在想,这谁家的姑娘好生暴脾气,以后讨不到夫君的。”


我回忆了下,刚来起源之地时是深秋,我穿了上衫没光着身。头发睡乱了,太二趁我迷糊着给我梳了两个鬏鬏,还是用红绸子绑的。


“我讨不讨得到关你什么……呸,男子汉大丈夫当然是要娶媳妇的,谁要找汉子。”


杨戬低低的笑了,见我又有炸毛的趋势,忙往我嘴里塞了块藕粉糕。我默不作声的嚼着,翻了个白眼。


“我等你回来。”
“啊,知道了。”



我错了,在王权面前,人命太卑贱了。在魔道面前,我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
海水呼啸着越过安全线,奔袭向沿海的村落,贪婪的吞噬了渔船和房屋。哭喊声和呼叫声,连同妇孺商人一起被淹没于青黑的海水。


“不要,不要!”


陈塘关,我生长的故乡,包容我这个怪物安享十多年大好时光的地方。滔天的愤怒席卷而上,将我的理智和誓言烧的一干二净,沉闷的痛苦在心中蔓延开来,被火舌舔过的地方越发燥热难耐。
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视线逐渐模糊,意识消磨殆尽前我看到了一抹红色,它残破的飘零在空中,化成了一缕升空的青烟灰烬。


杨戬。我下意识叫出这个名字。我失约了。


如果他在的话,我或许不会失控。毕竟那是杨戬啊,全天下唯一能收拾得了我的人,唯一敢泼我水灭我火的人。我唯一的朋友。


如果可以被原谅的话,那该有多好。



我醒了,身体酸痛,但好歹是活了过来。胸腔里有东西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强而有力。一瞬间我品尝到了曾经从未体会过的滋味,除了愤怒以外的情感。
一睁开眼便看见了一脸土灰的太二,他搂着我的手臂,嘟囔着奇迹啊钥匙啊之类的词。


“师父,我想见他。”
“谁啊,为师帮你找。”
“杨戬。”


新的身体还没完全调整好状态,我半梦半醒的睡了一天,起来时已是深夜。
月色凉凉的洒了一室,蝉鸣幽幽的飘进屋里。月是故乡明,苦涩攀上心头,我也不清楚有了心脏是福是祸。


“你醒了。”


一条影子窜上我的床,用湿润的鼻头狂戳我的脸,我呆呆的环着它任它舔。杨戬来了,从起源之地折腾到陈塘关。我一时百感交集。
我想问他你怎么来了,想问他怎么赶过来的,想问他是不是过来笑话我的,千言万语卡在喉间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来晚了。”


我躺在床上,手挡着眼睛不敢出声,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一开口便冲垮我费尽心思筑好的堤坝,这四个字像是烙印似的打在我的心底,直击毫无防御的灵魂。


“陈塘关……没了。”我咬着牙,发出一声从唇缝间挤出的呜咽,“没了。”
“不是你的错。”
“什么都……没了。”


我深吸了口气,压下溢出来的哭腔。在这个人面前我不需要保留,他能懂我理解我,可是我不想被他看到我这副丧家之犬般脆弱的样子。
他心中的哪吒,应该是桀骜不驯无所畏惧的,天不怕地不怕,一往无前的勇者。应该如此,也必须如此。


“你还有我。”


杨戬把我捞起来紧紧的抱着,像安抚哮天一样顺着我的后背,轻轻拍拍我的头。


“你还有我。”他重复道。


我趴在他肩上边抽噎边锤他,积蓄压抑了太久的悲伤和不甘喷涌而出,一旦决了堤就再也困不住了。我哭的直打嗝,骂他的话断断续续的,他静静的听着,是不是附和的嗯几声。


“说出去你就……嗝,你就死定了。”
“好好好,有话哭完再说,别呛着。”


低谷是会过去的,回忆和经历却永生难忘。



我是哪吒,似人,又非人。
师父是太二真人,朋友嘛……姑且算杨戬一个好了。
我又回到了起源之地,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暂时不能停下脚步。


“哎呦杨戬!让开!”我没刹住直接撞进他怀里,把他撞了个趔趄。
“说多少遍了看着点,乱飞什么。”
“气死我了,刘邦这个玩意儿,敢套路我。”
“行了,别玩了。差不多回去吧。”
“不行,我今天不打他我都对不起他。”


我爬起来踩了踩风火轮,刚冲出去便被拉了回来。杨戬攥着我的混天绫,娴熟的将我缠了起来,往肩上一抗。我死命的挣也挣不开,气的直咬他的脸。


“放开我!你无赖!”
“啧,还会咬人了。”他照着我的腰来了一巴掌。
“跟你狗学的,哮天也爱咬人。”
“……男孩像娘。”杨戬随口说,“它咬人也正常。”
“你说什么玩意儿?”
“没什么。吃不吃藕粉酥?”
“不吃,藕霸不吃藕。”



陈塘关现在和海连在一起了,我去过几次,坐在悬崖上一坐便是一天,看着日出日落,涨潮退潮。杨戬给我梳完头发,抱着哮天站在我旁边,两个人无言的望着那片洗褪浮尘的海。


“哪吒。”他突然开口叫我。
“干嘛。”
“天要亮了。”



海的尽头是哪里我没去过,不过我猜想,那或许是另一片汪洋吧。



[end.]

评论(26)

热度(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