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韩信有点公子病班里人尽皆知,毕竟家世好,从小被宠到大的,脾气难免躁了一点。

“你怎么跟女孩子说话那么难听?”
“难不成你也喜欢她?看她总缠着你的德行,烦死了。”
“……行,行。韩信我告诉你,再犯你那少爷脾气你就自己玩去吧,”赵云揉了揉眼睛,头一抽一抽的疼,“大学没人跟你去一个,你爱干嘛干嘛,我自己买火车票去东北。”
“你敢,你要是一声不吭的走我就调你信用卡消费记录,拎着东西跟你一起走。”
“我坐飞机,飞机你晕机。”
“那我就打给航空公司说有个叫赵云的要劫机,”韩信抬手给他拉拉领子,在他脸上拍了拍,“跑西北我都能把你扛回来,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行了吧。撒手。”
“哎,你叫我干什么?”

赵云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拽着韩信半长不短的头发笑骂了一句不要脸。赵云总是因为韩信的脾气不好而跟他生气,却没发现韩信的坏毛病从未有一点对他用过。

“别不理我啊,咱们去吃串儿吧。”
“不吃,滚。”
“走吧走吧,”韩信扒了颗葡萄塞进赵云嘴里,“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


摸鱼,和上次摸鱼的信云是同一个文
给瓜哥的生贺筹备,明天开学了我作业还没写完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