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你爱过人类么?》吕云

[因为我闻出来了]

大二刚开学,貂蝉踩着高跟鞋蹦哒到吕布他班的大自习室,一拍桌子跟他说:“吕布咱们交往吧?”
“啥?”
“假交往,帮我挡挡烂桃花,追我的太多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吕布刷着学校论坛头也不抬,对眼前的系花毫无兴趣,“再说你不怕我趁机占你便宜?”
“你肯定帮我的,因为你不是直男啊。”

吕布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好不容易顺过气就听貂蝉继续补刀。

“而且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我班赵子龙。”
“你怎么看出来的?”
“不不,我是闻到了奸情的味道。”貂蝉摇摇手指,笑得灿烂,“你也可以借此试试他对你什么态度嘛,何乐而不为?”
“行吧,可以是可以,别跟其他人说啊。”


[弟妹真漂亮]

“来这么晚,我都要被晒脱水了。”赵云踢了吕布一脚,后者一躲露出了背后站着的貂蝉,“这位是……”
“哈喽我叫貂蝉,吕布的女朋友。”
“你嫂子。”吕布干巴巴的说。
“吕奉先你怎么这样?”

吕布一激灵心想难不成赵云他对我也有意思?貂蝉还是有点用处的。
貂蝉也一激灵心想难得一遇的现场直播让我碰上了?有点激动啊能不能录像,不对啊我激动个西瓜,他俩搞一起我还得找人。

然而赵云很高兴的拍拍吕布的肩,一脸占便宜的得意:“明明是弟妹,叫什么嫂子。弟妹真漂亮,你小子真走运。”


[医生我还有救么]


赵云没跟他俩一起吃饭,吕布想拦被赏了一巴掌。

“吃什么吃,有女朋友了多陪陪她。少吃一起一顿,你哥们还是你哥们,你媳妇可就不一定是你媳妇了。”

吕布食不知味的塞饭,塞完瘫在椅子里问:“你觉得有希望么?”
“悬,他直得跟电线杆子似的。不过也不是一丢丢可能。”
“怎么办?”
“简单粗暴但绝对有用,就看你敢不敢。”
“你说。”
“上了吧。”

貂蝉放下手中的小龙虾,轻启辣的通红的唇,面色无比虔诚悲壮。


[Gee]

圣诞节当天貂蝉组织了个ktv歌会,招呼了十多个朋友来玩,其中包括绯闻男友吕布和她男神赵云。
高渐离提着嗓子干嚎死了都要爱,女生们照例围坐在甜点桌旁聊八卦,不知谁打趣貂蝉唱歌跑调,喝的半醉的系花不乐意了,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抢过高渐离的麦:“给我来一首少女时代的Gee!”
“给吕布唱?”
“对,就给那个死给。

吕布正把赵云压在沙发上闹,腿抵住他的膝盖戳他腰上的痒痒肉,赵云上气不接下气的往刘备身边缩。

貂蝉想了下歌词指着吕布唱道:“基基基基gay gay gay gay。”


[朋友和恋人之间只差一宿而已]

“我怎么觉得吕布和貂蝉不太对劲啊。”
“刘备你想多了,”赵云喝了口啤酒,“貂蝉还给他唱情歌呢。”
“哪是情歌啊,字里行间满满都是怨气。”

吕布头埋在抱枕里装死,貂蝉蹲到他旁边,借着裙子的遮挡狠拧了他一把:“憋屈死我了,你能不能行!”
“别整我,烦。”
“我觉得没有什么不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

“有么?”赵云瞥了下角落里的二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貂蝉贴在吕布耳边说话,表情十分认真,估计是在说一会去哪儿玩吧。“他俩挺好的。”
“那你呢?你好不好啊?”
“我?我也挺好的。”他转转酒杯,苦笑着一饮而尽。


[我能跟你回家么我也有点困了]

“赵云哥你送吕布回去吧,我要和香香她们去逛街,带着他不方便。”
“好,注意安全啊。”
“没事,刘备跟着呢。”貂蝉冲装醉的吕布眨眨眼,吕布很配合的哼唧了一声,“你俩快回去吧,吕布在这儿也休息不好。”

赵云架着个比自己高半头的男人往家走,走了大半才发现回的是自己家。

“别返回去了,去你家吧。”
“你没喝多啊,还认识路。”
“你家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到,高中那阵我总跟在你后面。”
“我怎么不知道。”

赵云见吕布清醒着便放开他,让他自己走,吕布拽着他的手不放,硬是靠着他走到家门口。

“你不知道多了,如果我告诉你我和貂蝉是假情侣你信么?”
“不信。”
“你必须信,你不信的话我怎么办?”
“有事明天说,我困了。”
“让我去你家睡呗。”吕布低头蹭了蹭他的脖子,“貂蝉还是很有用的,我也觉得睡一觉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什么?”

赵云话没说完就被推进了屋子里,黑暗中一双手抱紧了他。


[说说而已]

“我刚跟赵云哥解释完,双向暗恋他演技够可以啊,不学艺术可惜了。”
“他那点小心思我早就看出来了。”吕布得了便宜卖乖。
“扯,昨天颓废得跟咸鱼的是谁啊。说起来他嗓子怎么了?好像哑了。”
“啊,喊的。”
“啊?”貂蝉愣了几秒,回过神来手机吓掉到桌上,“你不会真……我开玩笑啊!”
“反正成了,开不开无所谓了。”
“死给。”



[fin.]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文科生给文科生讲完理科后,指着班级唯四的男生唱了首Gee
摸鱼而已,最近被理化生虐的有点惨

评论(16)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