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硝烟恋歌》吕云/佣兵paro

《刀丛里的诗》的后续甜饼,因为那篇是我最喜欢的文,刀多了熬点糖乐一下。 
《刀丛》链接:http://yuanchuansususu.lofter.com/post/1de73817_c7882e4
推荐BGM:payphone
 
 
依旧是七点半,吕布端着半温的牛奶坐到床沿,扒开被子叫人起床。 
赵云起床气有点重,嘟囔着强睁开眼,接过杯子把奶喝干净,三步一晃的爬起来洗漱。厨房和浴室是相对的,吕布边刷杯子边看赵云擦脸上的水珠,他认真的表情像是个注重校风仪表的高中生。 
 
“奉先,我一会要出去一趟。” 
“怎么了?” 
“接了任务,最近有点缺钱。” 
“你还能缺钱?”吕布有点懵,赵云当佣兵三四年了,资产少说也有百万。 
“前几个月住院花销太大了,”赵云从床底托出装枪的长盒,他将一把巴雷特不到二十秒就拆成了几部分,小心的码在网球包里,“其实最主要是为了复职。” 
 
吕布不接话了,赵云为了帮自己在外游离了一年多,因擅自行动而被降了级,现在比他职位要低。 
赵云收拾好了武器,见他一脸失落无奈的笑笑:“和你没关系,不用自责。” 
“有关系,咱俩关系和之前不一样了,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行,组织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换衣服跟我走,我突进你接应。” 
“我是你上级吧?” 
“膨胀了你,”赵云把衣服抽到他身上,“你像我这么大时还在训练营呢。” 
 
赵云比他小两岁,没用人帮短短几年就混到总教官,年龄本应是值得骄傲的事,但吕布总喜欢拿这事儿逗他。 
 
 
吕布调试好耳机,拉开网球包拼好狙击枪,给楼顶带墨镜的人比了个手势。赵云往嘴里扔了快口香糖,他系上速降锁握着AK-47放任身体倾斜直坠下去,完全失重的状态下,赵云原本攥着口香糖包装纸的手松开了,带着战术手套的左手转而攥紧绳索,星火摩擦中绿色的包装纸随风卷到城市上空。与此同时赵云卸下保险栓,对着玻璃窗前站着的人砰砰两个点射,随后身型一荡撞进去拧断了那人的脖子,待保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按动开关升回顶楼了。 
一个保镖刚想开枪射击就被射穿了太阳穴,随即他身边的一干人都以同样的死法倒下,吕布的狙击弹无虚发,为赵云争取到了几秒的时间。赵云在距栏杆还有两米的时候便解开了锁扣,借踏墙的推力翻身爬上,捡起掉在地上的钥匙,发动了停靠在天台的直升机。他在动手前一周仔细观察过这栋楼,发现顶楼有架所属任务目标的直升机,于是偷了识别卡和钥匙打算开走,省去混进大楼逃跑的麻烦。赵云的计划成功率很高,模拟现场是他的强项,可他忘了检查油箱,等到中央指挥台发出警报他才发现要没油了。 
 
“靠!油不够了!” 
“还能飞多远?我去接你。” 
“保守一千,你那边怎么样?” 
“不太好,”吕布瞥了眼后视镜,四辆奥迪紧追不放,时不时还往他车上招呼几下,“后面有人追,大概二十人。” 
“稳住,有我在死不了。” 
“喂喂,我可不是当初那个杀了人能反胃半天小菜鸟了啊。” 
 
日子过得真快,被逼着跑负重好像还是昨天的事,孤傲到近乎无礼的教官顶着滴水的头发跟他说“嘿咱俩睡觉吧”也好像还是昨天的事。他在变,赵云也在变,变得越来越无坚不摧,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一直为彼此保留着。 
 
“知道了,”赵云哑然失笑,“一会给你看个好东西。” 
“有多好啊。” 
“好到你哭出来。” 
“准备吧,我快到了。” 
 
 
车开到一段人迹罕至的公路,吕布和导航上红点的位置渐近。即将开过弯道,后面的两辆车开始加速,其中一辆不顾冲下悬崖的危险超过了他,吕布轻蔑的嗤了一声踩下油门,等到拐弯竟硬生生刹车收住速度,车身滑出一道光滑的曲线。没撞到他的车失去了阻碍撞向护栏,车头凹进去大半,后面的奥迪来不及减速,直撞到卡在路边的车上,两台车一起坠下了盘山路。 
直升机刚好开到吕布头顶,赵云设置了自动驾驶,捞下防风镜踹开舱门,他的头发在螺旋桨的呼啸声中飘扬,t恤被风吹起露出一截精瘦染血的腰,他的脸和手臂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划痕想来是撞破玻璃被碎渣弄伤的。赵云勾住直升机的底座,拽出别在牛仔裤后带里的冲锋枪,火舌扫过,风挡玻璃应声碎裂,干扰完视线接下来便是精准的点射,第一枪轮胎,第二枪油箱。 
 
“下来,你机箱的油耗尽了!” 
“开你的,慌什么。” 
“万一接不住你……” 
“你会接不住么?”赵云缩腿躲过子弹,“我相信我自己,也相信你。” 
 
赵云对着后视镜笑了一下,尽力调整好姿势,再一次放开手。吕布一心二用的盯着前方和后视镜,感到后车座重重一沉后终于舒过胸腔中的气。 
 
“加速。” 
 
赵云忍着后背的疼痛跪在座椅上,架起巴雷特指向直升机油箱,极快的扣动扳机蹿到驾驶座。直升机轰然坠落,正砸中仅剩的一辆奥迪车,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拍得两人穿不过气,铁皮残骸和玻璃渣滓飞的满天都是,吕布将赵云上身拉过来死死护住。 
开出五百米后赵云才缓过来,抖掉头发上的碎片他靠着车门,吐出嘴里还有甜味的口香糖。吕布停了车,翻出手箱中的医疗箱给他包扎。 
 
“太疯了。” 
“在国外闹出动静没事。” 
 
赵云推开他,用没带手套的右手扯开衬衫外兜的扣子摸了几下,捏出两枚银色的戒指,全塞到吕布手里。 
 
“这次任务的酬金,除去医药费全买它俩了。”他捏了捏一脸懵逼的人,“给我戴上。” 
“你……”吕布没处理完过大的信息量。 
“放心吧不反光,我找人改过。”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同意了?” 
“你睡也睡了哭也哭了,都住一块了还以为我跟你什么关系啊,吕奉先同学。” 
 
吕布之前想过自己会喜欢什么样的人,想了很久也没头绪。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赵云,那个把墨镜卡在头上骑着哈雷冲他喊喇叭,脸上还带着点幼齿的年轻教官,曾经模糊的人影逐渐有了形状,有了颜色,有了名字。他和赵云经历过太多的磨难和阴差阳错,吕布有时在想万一貂蝉没找到赵云,他可能一辈子都要活在冰层中,而赵云则会一直潜伏在暗处,什么时候死他都不知道。 
不过这些吕布都不在乎了,当爆炸泛起,他的男孩儿在一片热浪的背景下对他边笑边突突突,一幅来者不惧的模样高昂着下巴,如天赐之礼。 
 
“败给你了。” 
 
 
吕布脱下他的手套,长时间闷在皮革中的手指汗涔涔的,戒指穿过无名指牢牢戴在指根。轻吻赵云凸起的手骨,指尖上还弥散着淡淡的火药味儿。 
 
 
 
[End.] 
 
复健,写的挺开心的,试试不一样的结尾,头一次写这么多的场景描写,因为mv真的很好看,看那个来的灵感。 
吕布的愿望从此变成他开车赵云突突突,以及在训练生面前秀恩爱。 
炮火和硝烟,子弹和情歌,这是独属于他们的浪漫。 
 

大概会有再后续
我爱这对cp☆

评论(16)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