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同居十题

1_相拥入眠

夏天总是会下骤然加急的雨,刘邦把外衣脱了罩在张良身上,回家忙着给他吹头发忘了收拾自己,于是光荣的发烧了。
张良关了空调缩回床上,压紧了刘邦身上的被子摸摸他的额头,刚拉了灯人就被抱到怀里。

“这么热还黏一起,你发没发烧啊。”
“发汗快,”刘邦在他头顶亲了一下,“睡吧。”


2_一同外出购物

刘邦穿了条黄色的大短裤,白t恤上的印字极其醒目。张良一脸冷漠的从他左边站到右边。

“回来,到我左边儿来,那边指不到你。”刘邦一手牵着他,一手提着塑料带拽了拽身上印着带箭头以及“he is mine”字样的t恤。
“不要。”


3_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我晕血,等过了血腥段再叫我。”
张良瞥了眼捂着眼睛的刘邦,忍不住想戏弄他一下:“过了,你看吧。”
“我靠张子房你骗我!”刘邦扑到他背上哀嚎。
“这回真过了。”
“我不信,你给我关了,我要睡觉。”
“啧,不好骗了。”


4_一方的起床气

“刘季,起床了。”
“再睡一会,还早。”
“你睡可以,能放开我么?”
“一起……”
“刘三儿,再不起早饭吃泡面。”

被子里伸出一双手缠住张良的脖子,他无奈的笑笑,撩开他的额发轻吻了一下。

“起床了。”


5_大扫除

“子房。”

张良一回头鼻子上就让刘邦抹了灰,他先是一愣然后一摸沾满灰尘的书架,扬起手往刘邦头上拍。刘邦把他圈到书架和身体之间,凑过去蹭他的鼻尖。
张良没忍住,偏过头打了个喷嚏,后背撞到了书架震落一层薄灰,他
揉着背幽怨的看着刘邦。

“别生气,一会我给你洗头。”刘邦沿着脸颊蹭到他耳边,“顺便洗个澡。”


6_浏览过去的相片

张良扫床底时发现了一个箱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边角都用海绵纸缠得好好的。
他划开胶布打开它,里面有一个篮球,一件白衬衫,一本相册,一些明信片,还有一个装着校徽的小盒子。张良随手翻看着那本相册,是他高中时期的照片。

“在看什么?”
“箱子里是你的东西吧。”
“衬衫是你穿过的,校徽是你送的,照片是给你拍的。”刘邦下巴垫在他肩上,凑过去跟着看,“这算是你的还是我的呢。”
“你真流氓,偷拍了满满一本。”
“没办法啊,你那时候仙得不得了,对谁都不冷不热的,勾搭你你也不理我。”
“能耐啊才多大就窥伺我。”


7_替对方挑衣服

“风衣好还是夹克好……”张良一手一个挂着衣服的晾衣架在刘邦身上开回比量,后者配合的站直微笑。
“都好。”
“穿风衣吧,我想想我穿哪套。”
“我给你选。”
“你行么?”
“行,听我的别穿了。”
“给我出去。”

8_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其实我可喜欢萨摩了,蓬蓬的白毛像你头发。”
“我当你夸我收下了。”
“本来就是夸你嘛,你想养什么?”
“养你,毕竟现在养狐狸致富。”


9_喝醉

刘邦喝醉了安还算静,不怎么吵闹乱动,只是一遍遍念叨张良的名字。

“子房……”
“叫我干嘛。”
“嘿嘿……我喜欢你。”
“我知道,哥你能别磨叽了么?”
“子房啊。”
“又怎么了?”
“我喜欢你。”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是行了吧。”

刘邦傻笑了一阵,枕在他肩上睡着了。


10_一方受轻伤

他们住的城市下了场很大的雪,刘邦买完咖啡非要到大理石广场上滑那块厚厚的冰,腿一抖摔得措不及防。

“没事吧?”张良蹲下给他掸雪。
“还好,给你的咖啡没洒。”刘邦艰难的维持着两手捧杯的姿势,“啊我摔倒了,要子房亲亲才能起来。”
“丢死人了,刘四岁。”
“虽然一脸嫌弃可还是亲了,真不坦率。”
“再贫下次真不管你了啊。”


[完]


太久没写手有点生了摸个小鱼复个健
接下来要骑火箭狂轰滥炸搞个大事情

评论(7)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