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前男友?前男友!》吕云

吕布不高兴了,因为赵云拽着他领子给了他一拳。
赵云也不高兴了,因为吕布收拾他东西时看到了貂蝉之前给他的情书,不分青红皂白就醋了。
“这种东西为什么还留着?”
“夹在大一的课本里,我怎么能记住两年前的事。”
“是舍不得吧。”
“想知道去问你女朋友。”
“我是在问我女朋友。”
“好好说话。”
“你也好好说话。”
赵云点了点头,猛地冲过来,右手垫在吕布脸上,左手握拳狠狠打在自己右手上,吕布脑子嗡一声,人直接摔回下铺。赵云穿上,外衣,手机都不拿的走了。
吕布一脸懵逼的摸出手机:“貂蝉么,一会人工湖见,我想跟你谈谈。”

貂蝉小姐姐踩着高跟鞋飘来的时候吕布正靠在栏杆上抽烟,生无可恋地瞥了她一眼。貂蝉哼了一声,一拢裙子坐下,从包里掏出瓶玫瑰露愤愤地拧开,语气有点幸灾乐祸:“又吵架啦?”
“嗯。”
“瞧你那德行,跟个颓废的土匪似的。”
“他打我。”吕布有点委屈的摸摸脸。
“哦,你皮厚,又没他好看,打两下也没啥事儿。”
“他因为你大一给的一封情书打我。”
“噗!”
貂蝉刚喝进去的水瞬间喷了出来,她捂着胸咳嗽了好一阵,才把胸腔里呛的水咳干净。吕布嫌弃的把纸巾塞给她,成功换来一个白眼。
“所以关我什么事!我承认咱俩交往时勾搭他是我不对,因为赵子龙太好看了,但他现在是你对象好不好?”貂蝉把纸扔到吕布身上,高跟鞋跺在地砖上嗒嗒作响,“我感觉我真可怜,男友跟男神跑了,我还要背锅。”
“他的确好看。”
“你听重点了么?”
“听了,你说他太好看了。”
貂蝉头一跳一跳的疼。吕布撕着纸,一边撕一边念叨着他今天回来他今天不回来。貂蝉头更疼了。
事实证明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回想起自己在吕布面前对赵云百般撩拨,貂蝉就想穿越到那个时候,揪着自己头发抽上两耳光。他俩都是要干大事儿的人啊,你跟着掺和什么!叫你搞事叫你搞事叫你搞事!
可惜,晚了。
貂蝉认命了。
找前任讨教如何讨好现任的事儿也就吕布能干出来,他追赵云时没有花和礼物,直接连人带被从上铺拖下来,压在床上干了一顿。服不服跟不跟我处对象?不处是吧?那干到处为止。
外人还在猜吕布打算怎么打擦边球时,人家直接一个直球让赵云栽在床上气得一动一骂娘。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她貂蝉还是赶紧开导完,找小姐妹们做个SPA消消火好了。

“我挺怕他……不跟我的。”
“哎呦,姐姐告诉你,男人嘛,睡一觉就完事儿了。”
“要是还解决不了呢?”
“笨,那就睡两顿呗。”貂蝉眨眨眼,一本正经的歪理,“你看刘邦他们仨,张子房那么仙的人都被治得死死的。”
“哦。”张良打人和赵云打人等级一样么?你懂个西瓜。
吕布讲小纸团搓成个球,揉得皱皱巴巴的。貂蝉有点虚了,忍不住问他:“到底怎么了……”
“自从在一起以后吧,一有别的人跟他关系好我就容易动气。赵云真的很优秀,不然我也不可能喜欢他,我有点担心他……跟我分了的。毕竟一开始是用强的,弄得都怎么不愉快的。”
“多好的白菜让……啊不,我是说我看他现在也挺在乎你的嘛,学妹给他的东西从来不收。”
“大概吧。”
“你加油,记得我跟你说的,一睡解千愁。”貂蝉蹦哒了两步又倒退回来,“再因为这种破事儿耽误我就宰了你。”


吕布打包了份饺子,放到宿舍的保温桶里温着,心不在焉的玩游戏打发时间。玩了两把赵云就回来了,进了门也不说话。
吕布给他掰开筷子,放在掌心搓掉木刺:“带了外卖,趁热吃。”
“嗯。”赵云接过桶和筷子,饺子一咬还是热的,他愣了愣,不由得缓和了脸色,“刚才是我不对,话说重了。”
“没事,先吃饭。”

待赵云吃到最后一个,吕布拉上了窗帘,拎着后衣领把衣服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上铺。赵云筷子上夹着的半个虾饺啪地掉在了桶里,他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半口后,放下筷子起身就跑,被吕布一把给圈了回来摔到床上。
“……干什么。”
“吃饱了吧,那到我了。”吕布拍拍他的脸,“很嚣张啊你,是不是我太惯着了?”
“我靠。吕奉先你个小人。”
“貂蝉说了,一睡解千愁。让我们把革命的友谊再升华一下吧?”
“拒绝,我气还没消你滚下去。”
“一顿不行,那就两顿,睡到消气再停。”
“我……”
赵云的粗口泯灭于布料撕开的裂帛中。


“喂,貂蝉么。”
“啊呀子龙哥,什么事哦?”
“我不该抢你男朋友。”




点的吕云。
我流吕云是吕布比家务买饭什么都干,赵云很随和不怎么搞事,他俩相处的模式是祝融和赤松子那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开心了就闹不开心就打一顿再闹。
在我看来,邦信良也好白狄芳也好吕云也好,如果把受方写的女性化是很难受的,就像车里出现什么“受不了了饶了子房吧”之类很迷的事,跟披着bg的皮写bl没什么区别,又或者说是披着个名字写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不同,但至少不要脱离的太多,共勉。
以及再也不想写这么弱智的傻白甜了,真的我发誓我要走剧情走描写(生无可恋
最后,我爱张良。

评论(19)

热度(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