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知我者为我心忧]邦良/信良/all良

<转>



翌日张良给韩信煮了些姜汤送到他房去。那人趴在床上呼噜呼噜的吸鼻子,显然是冻到了。韩信还没醒,脸睡得有点红,一头长发乱糟糟的披散在床沿,被子踹掉了大半。张良轻推了他几下,趁他坐起来的功夫把碗拿了过来,吹了吹后递到他嘴边。

“干什么啊,我没事,拿走拿走。”韩信忙往床里缩,“这味儿。”

“你自己听听你鼻音多重,赶紧给我喝了。”

“辣,不喝。”

看韩信一脸宁死不屈,张良移开碗,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今天起早煮的。”

“你煮的?快别介,我喝就是。”韩信说罢接过来捏着鼻子全喝了,辣得他直眨眼睛。

张良见他喝完了,叮嘱了几句抬身要走,让他用被一裹扔回床上。韩信料定自己受了风寒张良不敢打他,在他贴着脸的头发上亲了一下:“我受点罪无妨,最怕的是你因我受罪。”

“这是什么话,你我兄弟同甘共苦。”张良从他怀里钻出来,从桌上找了他的发带站到床边,“来,我给你梳头。”

韩信欲言又止,垂着眸子转过身去。张良却没想太多,只当他是身子不爽,安慰了几句给他束好头发。


“阿良,你……你要小心刘邦。”

“冒失,臣子怎可直呼君主名讳。”

“因为此刻我未把他当君主。”


张良本就是个不喜问人的,听他语气严肃更知不益刨根问底,便点头应下了。



午后又是派兵部署一阵商讨,项羽咬得很紧,战势并不乐观,稍有松懈便是功亏一篑,三人一君一武一文皆是手握决定大权的人,压力担得一个比一个大。刘邦一改往日的气性,除了吃饭时打趣几句外再无调侃,三人围着一块地图和纸笔写写画画一刻不停

天黑了不到一个时辰,士兵敲门进来趴在张良耳边说了什么,张良脸色微变,挥去来人后道:“君主,今日就这样吧。”

刘邦端着杯茶,热气遮挡了他半张脸,让人看不出来表情,他用茶杯盖敲了敲杯壁:“也好,重言的风寒还没好利索,要多加休息才是。”

“那在下告退。”

待张良走后刘邦起身继续看地图,头也不回的对韩信道:“跟过去看看。”


张良匆匆忙忙的走到庭院的一处假山后,一个被捆绑着的女人身边围着三个士兵。张良让他们下去,自己从腰间摸出匕首割开绳子,给那女人揉了揉手上的红痕轻声道:“抱歉师妹,我明叫他们带人来,没成想他们却把你捆了来。”

“无妨,但师兄你为何要大废周章把我弄到这里来?”

“我属从刘邦,你可知此?”

“我知道。”

“知道你还敢项羽在一起?我把你弄到这里就是要把你们分开。”

虞姬一把抓住张良的双臂急道:“师兄你这又何苦,我跟你说过我此生只爱他一人,他若是死我又岂能独活!”

“他什么身世你不是不知道,谁准你把自己搭进去的?师父同意了还是我同意了?”张良鲜少发火,尤其是对着他看着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小师妹,“爱有用么?命都没了值么?”

虞姬直视着张良,沉默了一会儿坚定的说:“值。”

张良唰一下翻开了书,一圈铭文跳了出来,狠狠抽到虞姬身上,虞姬硬是把呼声咽了回去。张良舍不得打她,他和她差不过五岁,从虞姬还在襁褓中他便照顾她疼她,她被师父罚他求情,她东西不懂他教到她懂。张良虽不忍心,但一想到若是不打她,虞姬可能命都要没,他就不得不以小痛替大痛。打在虞姬身上,张良心里也倍受折磨。张良平复下情绪,冷声道:“你老实呆在这里,过几天我送你回山。”

“我不回去,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只要他想地狱黄泉我都跟着他闯。”

“虞姬!”

“师兄!”虞姬带着哭腔回喊他,扑通一声顺势跪了下来。“师兄,你让我走吧。”

“……不可能。”

“长兄如父,你我并非血亲,师兄却待我如亲妹。虞姬知道师兄是心疼我,但我郁郁寡欢甚至孤独终老,真的是师兄的初衷么?”

张良不回答,捏着书页的指尖泛白,但铭文依旧束缚住虞姬的周身。他心情非常复杂,被自己时虞姬都没掉眼泪,而说这些话时却哭得梨花带雨。爱情啊,真是可怕。

“师兄你不懂,当爱上一个人时是身不由己的啊。当你以后有心悦的人时,就会懂我为何如此。”

“我不会心悦任何人的,我也不想懂这种可怕的东西。”

虞姬望着他摇头苦笑道:“师兄,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罢。”

“胡闹!你明知……明知我下不了手。”


又是一阵沉默。虞姬跪在地上冻得直哆嗦,张良居高临下得看着她,面色如常,内心痛苦又挣扎。等到虞姬打喷嚏后张良终于开口了:“起来吧,地上凉。”

“师兄若是不放我走,我不起。”

“命是你的,要不要随你。”张良说出这话自己一愣,脑里闪过一抹红色。他两年前也对一个比虞姬还狼狈的人说过,嘴上毫不在意,但他心里却做好了一系列对策。他终是做不到任别人自生自灭,对韩信也好,对虞姬也好。他收回了束缚,凭空画了几下召出铭文附在虞姬手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好自为之吧。”

虞姬认出那是隐身的铭文,刚憋回去的泪又滑了出来,颤声道:“师兄……对不起。”

“罢了,”张良到底还是心软了,走过去蹲下身,细细擦干净虞姬的脸。“你走吧。”



张良等她走后才冲着假山旁的道:“下来吧。”

韩信几个起落从树上跳下来,拍拍他的肩把他往怀里带,张良任由他抱着,不回抱也不挣扎。他靠在韩信胸前,冰冷的盔甲硌得他脸疼,他把脸往里埋了埋:“我不懂。”

“不懂什么?”

“爱。”张良的目光飘荡在远方看不出轮廓的山上,“我从没见过她那幅样子。”

“什么都不用,有我在。”


张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嘴就被韩信堵住了,他刚想张嘴韩信的舌便探了进来,不容拒绝的扫荡着。张良先是瞪大了眼睛,却在他的注视下羞愧的闭紧。浅浅的一吻结束后韩信揽着已经一脸不可置信的张良,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我和他都对你有此心思。”


张良感觉哗啦一声,天上得星河就掉在了他身上,透骨的凉。



<tbc.>



上一章点我主页看就可以啦

我真写不出来了,疼的要上天脑子空如虾壳,就这样吧下章写点好的补偿大家

下一次更大概就是开车了,谁先来看你们回复想看谁先好了

每一个车的背后都有一个助攻,上次是甄姬这次是虞姬,虽说开不开得起来还是问题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这条咸鱼终于要写完第一个完整的中篇了,周末写一个吕云舍友吃我安利!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没有痛经


评论(1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