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山

来者不善 善者不来

《此去经年》邦良/信良/all良

20岁张良与25岁张良互换

20岁张良回到过去后不会记得在五年后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刘邦韩信也不会记得25岁张良的到来

25岁张良回到未来后却能记得发生了什么,25岁的刘邦韩信也会记得20岁张良的到来


无厘头交换梗注意避雷



<1>

张良是被闹钟铃声吵醒的。

他感觉糟透了,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难受得要命,他昨天被刘邦和韩信折腾到凌晨两点多才睡。张良寻声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早上七点。他头蒙在被里困得不行,刚翻身想睡回笼觉便听有人叫他,半梦半醒之间分辨出是韩信的声音。张良不满的嘟囔了一声。混帐东西昨晚啃了自己一脖子印子还好意思叫他早起,平常这个时间他不是在做早饭么。拍打在后背上的手没有停下的意思,绕是张良脾气好也忍不住炸毛了,他猛地掀开被子:“才几点啊让我再睡一会儿,精力这么旺盛以后别上我床。”

说完这话后张良愣住了,站在在下铺拍他的韩信也愣住了。看着大学宿舍的上下铺和略带稚气的韩信,张良有点懵。看着顶着一头乱蓬蓬头发一身痕迹的张良,韩信也有点懵。张良平复了下心绪打量起四周,宿舍内的摆设他感觉似曾相识,他思索了一会儿想起这是他大学的宿舍,他回到五年前了。还没等他说什么,韩信脸色一白狠狠踢了下铺床板一脚,弯腰进到下铺里边打边骂:“刘邦你个畜生!”

下铺剧烈的晃动让张良不得不忍着腰上的酸痛缓慢地爬下梯子,他用尽力气才拽开骑在刘邦被上揍人的红发青年。


“你有病啊。”

“我有病?我看是你有病。丫怎么答应我的,说好了谁也不能吃独食毕业再说,”韩信指着张良胸口的红痕怒道,“你看看你干什么了。”

刘邦一枕头糊过去:“放屁,我才没碰他。”

眼看着俩人又要打起来,张良赶忙解释:“你俩别冲动听我说,我是五年后的张良,今年25。”


韩信又一次懵了,刘邦当场挂机。两人仔细观察了一番才发现,面前的张良却是和昨天跟他们打游戏的张良不一样,这个张良更为内敛沉稳,整个人的气质是与之前的张良完全不同的。最先反应过来的刘邦干咳了咳,拉了拉张良敞开大半的衣服,沉声问:“五年以后,你有女朋友了?”

“没。”

两人刚松口气就听张良笑着说:“是男朋友。”


刘邦和韩信不约而同的瞥了对方一眼,双双倒在下铺。


“啊……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当一个不客观的好人。”



<2>

张良是被压醒的,肩上搭着的手和压在腿上的脚让他很不舒服。

他挣了一下发现根本挣不开,反而被搂得更紧。他本能的乱动乱推,终于把身上压着的东西弄掉了,也把旁边的两人弄醒了。刘邦和韩信一左一右的围着他,张良懵了。这儿显然不是宿舍,难道是昨天喝多了开房了?怎么可能啊他俩时自己的兄弟啊怎么可能上床,但刘邦和韩信都差不多是挂空档,而自己只穿了睡衣睡裤。

胡思乱想之际刘邦的手滑到他腰上,不轻不重地揉捏按摩着,再配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暧昧得不得了。右边的韩信也没好到哪儿去,肩膀上大大小小又是抓痕又是牙印儿,披散着红发慵懒中带着些许说不出的诱惑。


“子房啊,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把衣服穿上的?”

“说谎可是要受罚的,阿良。”

“啊……?”张良往床头缩了缩,“我……我一直穿着啊。”


刘邦眯了迷眼睛,叫了声重言。韩信点头道:“我也发现了,他不是阿良,不如说他不是25岁的阿良。”

张良承认五年后的刘邦和韩信比五年前有脑子多了,大大的有脑子,他组织了下语言:“那个,我今年20。”

“妥了,果然是交换了。”刘邦撑着床坐起来,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个金属球,“孙膑那小子做的,说是可以把两个不同时间的人互换。”

“你启动的?还是阿良?”

“他不知道,估计是昨天弄得动静太大撞上了吧。”


刘邦意犹未尽地舔舔唇,张良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韩信旁若无人的俯身在地上捞了条内裤套上,张良脸一红忙扭过身。


“差点忘了,大二那阵咱还没坦诚相见呢,你别吓着他。”

“没事,反正他回到过去也不记得。”

张良抓了抓重点,支支吾吾的问:“你们和五年后的我,是……是什么关系啊。”

“情侣呗,为了不让三个人为难,于是就展开了荡气回肠的三角恋。”刘邦把玩着金属球,冲韩信挑眉,“是吧重言。”

“三角最稳定。”

“我怎么可能和男人在一起!而且……而且还是两个……”

“心肝啊我俩当时掰你掰得可不容易了。”

“但还是掰了。”


20岁的张良表示,太他姥姥的刺激了。


“你们和25岁的我,在一起多久了?”

“快两年了吧,你一开始还不乐意。”

“日久会生情。”

“老大你真衣冠禽兽。”


20岁的张良吓到挂机,我把你们当兄弟你们竟然想睡我还掰我。



<3>

“所以我要怎么才能回去啊。”25岁的张良趴在上铺蹬着腿儿,“我好困啊。”

“……睡一会吧,没准醒了就回去了。”

“臣附议。”


张良伸出头探到下铺,刘邦和韩信并排横躺着,俩人的腿都支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张良强忍着笑钻到被里,没记错的话他俩这时暗恋自己还没表白。反正以后他俩也没少折腾自己,现在有机会整还是要整一下的。张良捂着嘴偷笑,面冲墙闭上眼睡觉了。



<4>

“我怎么在刘邦床上睡着了……”韩信扔开压在头发上的手,踹了踹刘邦的腿,“醒醒,天都黑了,叫阿良起来吃饭吧。”

刘邦抹了把脸,晃晃当当爬到上铺,坐在梯子上将张良翻了个身,刮刮人鼻子哄道:“子房,起来了。”

“我感觉自己忘了什么事,”张良皱皱眉睁开眼睛,“几点了?”

“我好像也是。七点四十五。”韩信回答但。

“你们这么一说我也……完了!今天八点晚课!”

“早说啊!阿良快快快!”


张良在催促声中匆忙穿好衣服,他揉了揉眼睛,隐约觉得忘记的不是上课,却又想不起是什么。



<5>

“我回来了。”

“怎么样啊。”

“也就那样,你闷骚他明骚。”


韩信佯装生气的掐了下张良的脸,被他一口咬住了手指。


“反正从我大学开始都是你俩一直在我眼前晃悠,五年前也是那个德行。”

“嫌我和重言烦了,嗯?”

“看一辈子我都看不腻。”



<6>

你们陪我走过多少岁月。

我伴了你们多少年。



end.



把前天的存粮拿出来发一下,这几天要忙写作业没写时间了

后天先更为我心忧然后给喜喜写吕云,暂时欠一会儿(土下座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上一篇博客看想吃哪个,八月初就开新坑辣


评论(7)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