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小兔崽子!”

夏侯惇随手抄起担架的铁棍,犹豫了半天还是忍住了往吕布身上招呼的冲动,但看他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还是气不打一出来,换了个纸卷筒往他头上抽。
赵云生死未卜,生还的可能性极小,夏侯惇忙着组织搜查,边处理现场边找人,还得抽空收拾烂摊子,两天没怎么合过眼,忙得脚打后脑勺。吕布这边还闹上了,说没得到赵云消息前不做手术,他们都做过抗药训练,只要吕布不想,谁都不能把麻药打进去,他这条腿不做手术肯定得废。张良好说歹说了半天也不见效,吕布现在就一副生无可恋谁话也听不进去的架势,医生催了又催,张良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夏侯惇叫来了。

“妈的什么时候还耍脾气?赵云惯的你!老子忙你的破事儿饭都没吃上,你他妈还闹抗药?”
“赵云在哪?”
“在你姥姥外婆桥!”夏侯惇又给了他一下,“我告诉你,要不是赵云之前嘱咐过我,咋的也不能对你动狠手,像你这样死犟的我腿直接给你打折。”
“你缓缓,先让他把手术做了。”张良见情况不对,赶紧撞了撞夏侯惇的胳膊。
“你别拦着我。吕布你听好了,赵云那小王八蛋是我带大的,我都没说让他回报我啥,他现在为了你把命都搭进去了,你说不做就不做?他拿命换来的东西你说不要就不要?”

吕布沉默了,抬眼死盯着夏侯惇,泛白起皮的嘴唇抑制不住的发抖。他注视着这个他最不喜欢的男人,他最嫉妒的男人,注视了良久,重重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用呢……”他又回不来了,要再多有什么用呢。
“得,给你俩选择。要么乖乖儿做手术养病,要么我现在就帮你废了腿,省的你长吁短叹在这儿隔应人。”夏侯惇拽着他的领子,手微微有些颤抖,“选!”
“……所以我最烦你了。从第一眼就开始烦。”

吕布别开脸,吸了吸鼻子。

“打麻药吧。”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