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填个问卷,链接放评论里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情景交融/轻松向
 
两人去网吧包宿消磨了一夜,翌日来清理了大米和黄纸,然后将瓶子交付给了附近城庙的僧人。
折腾完天已经黑了,夜晚的城市比白天要炫丽多彩,霓虹灯此起彼伏的闪烁着,绿化带里的路灯将影子拉长,拖拽着驶向远方。坐摩托车风很打人,赵云后悔没穿抗风的棒球服了,一想那件衣服是和韩信的外套是同系列,又庆幸多亏没穿出来。
感情是恼人的百足虫,死而不僵,身子断掉腿还是会抽搐般的抖动着,会延续很长时间才能彻底意识到自己早已死了的事实。

再慢一点吧,赵云想,让我再在他的气息里睡一阵。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外貌衣着描写吧,描写的时候永远没有顺序。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扭扭捏捏的女装,花吐,什么乱七八糟的眼睛里飞出鸟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送命题吧。

韩信咳出了一朵花,白色的,打着朵的梨花。
腥甜混着清香攀上喉,蔓延在唇舌间,诡异的融为一体,弥散出锈蚀又淡然的味道。韩信捻着那朵花转了转,打量了半晌,攥紧手里紧紧捏着。他手中不是一朵花,是一份难以启齿的感情,一场没有退路的单程旅行,一次非胜即败的冒险,一把沉淀了三年的无声爱慕。
梨花很符合赵云的气息,淡淡的,不惹人注意却又让人难以忽视的味道,乍一闻没什么香气,细细嗅过,用时间浸过后,便会散出沁人心脾的清香。清得人心神舒畅,轻得人捉摸不住。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吕云不拆不逆!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不可以,他俩友情不了,在我眼里他俩最配,没有之一。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又一次醒来,韩信发觉自己趴在教室的课桌上。
大部分的同学在睡午觉,几个艰苦奋斗的学霸奋笔疾书,偶尔翻动几下卷子,发出轻微的纸张摩擦声,蹭得人心慌乱焦灼。韩信下意识的转过头,意料之中的对上了赵云的视线。
末暑的风还残留着夏的余热,夹在桌角的小风扇吹起少年的额发,露出了他光洁平整的前额。赵云戴着一只耳机,手撑着下巴歪过头,将另一只塞进韩信耳中,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醒啦?”

韩信又醒了,映入眼帘的是前桌淡蓝色的校服,背后明显的学校缩写提醒他,现在是他的学生时代。他回来了。
大概是午睡时间,只有极少的几个学生在做题,刷刷刷的翻着卷子,一下一下怕在韩信心上。

“你醒了?”
“啊……”韩信转过头,正对上赵云的眼睛,“你又不睡。”
“太热了睡不着啊。”赵云扔了只耳机给他。

韩信顺势抓住了赵云的手,握在手里搓弄着。温温热热的,骨节分明的,仔细摸甚至能感受到跳动的脉搏,一下一下的,有力而真实的跳动着。
这是赵云。韩信抿了抿嘴,心中百感交集。这是真的赵云。

“干啥,不嫌热啊。”
“没,没什么。”

我来找你了,这次别躲了。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有!好多呢!(你
凭本事挖的坑着啥急填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赵云攥着一束花,有些局促的摸了摸鼻子,眼神飘忽了几轮终是落在了对面人的身上。

“抱歉啊,”他把花递了过去,捋了捋本就不乱的头发,“让你等了这么久。”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出过个人志

橘右京给他倒了浅浅的一杯,随口问道,“我明早可以从你的庭院里,带走一枝柳条么?”

他看向橘右京,试图从那双深邃的如同冰上寒流般的眼睛里找出一丝波动。橘右京任他看着,表情从未变过,平静而又淡然的喝着清酒,捏着酒杯的手在杯口摩擦着,频率很慢,根本不像是在期待着什么的样子。

“……所以我最不想看东洋的文学了,”马可波罗凑过去,解开了他的发带,“表达情绪的方式太含蓄了,有时候一句话够我翻译三天。”

马可波罗低头吻上了他的唇,清楚的感觉到了微凉的温度和刻意抑制下依旧泄出的颤抖,他仿佛听到了响如擂鼓的心跳声。清酒是甜的,些许是掺了花瓣儿,又或是橘右京自身的味道。马可波罗尝到了古都里的春,像樱树似的春。

我的上帝。他暗叹道,阿门。

“我还是比较喜欢热情直接一点的方式,例如这样。”
“……胡闹。”橘右京别开脸,鬓发遮住了他的脸,但马可波罗看到了他涨红的耳尖。
“别再说故作镇定的话啦橘先生,月色这么好,不干点什么多浪费啊。”吟游的枪手狡黠的眨了眨眼,“你说是吧?”

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便可以共赴云雨。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太累了,填过最斯巴达丧心病狂的问卷。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我写王耀同人一年多了没爬过墙没断过更。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啾啾狗子,山哥,赫赫宝贝儿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吕布握着钥匙,手出了汗少了些冰冷的触感。几分钟前他曾急切的想拿到它,现在站在防盗门前他却纠结了。小小的金属块插入锁孔,只需稍微用力即可打开,他仿佛费了全身的力气。

“我回来了。”
  
拖鞋依旧在出去时放置的位置,他脱了鞋换上走进屋子。向东的那面墙亮闪闪的,是相框玻璃反射的月光。照片墙正中间的人笑容如初,旁边的人虽然没笑,眉眼间表露的喜悦却掩盖不住。吕布不知道也不愿知道,大前天晚上赵云站在公寓里抚摸着空无一物的墙时做何感想。
  
“子龙。”
“对不起。”
  
吕布靠着墙手攥紧了那块相框,木头和铁钉来回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夹杂着低微的哭声回荡在房子里。并不是嚎啕大哭,像是发自胸腔压抑在喉间,如同深海的逆流,表面看不出震动实际上早已是暗潮汹涌。
  
“对不起。”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汉森,我最喜欢她的文了。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不,这么痛苦我自己承担就好了,太恶心了。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