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来瓶福灵剂吗》信云HP


[1]

韩信,显而易见,很皮。
赵云,总而言之,很直。

[2]

作为一个中规中矩的赫奇帕奇学生,赵云一直都很遵纪守章,智商普通情商爆表,深受老师同学的信任。
但是,没错但是,人生总是要有点意外的。这个意外叫韩信,准确来讲是打魁地奇的韩信。

[3]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斯莱特林学生,韩信一直都很凛傲不羁,标版溜直身高八尺,常得小姑娘们的青睐。
但是,依旧但是,人生总是要有点惊喜的。这个惊喜叫赵云,准确来说是墙咚了他的赵云。

[4]

一年一度的魁地奇大赛,赵云作为替补上场了。他们院不太喜欢打这玩意儿,没几个报名的,不够的抽签选人,正好把赵云选上了。
在赛场见到韩信时,赵云生出了三个念头。
这蛇院的小子头发好红啊,还以为草坪着火了。他扫把看着就好贵啊,应该没我的硌屁股。一会吃什么啊,有点想喝番茄汁了。

[5]

赵云一开始是不想太认真的,应付应付赶紧下场睡觉最好,直到韩信骑着超码的扫把,呼啦一下将他怼到教学楼的外墙上,他也只是觉得韩信洗个澡肯定费时又不方便。

“麻瓜。”
“啊?”

韩信的头发还在空中肆意飞舞着,映衬着墨绿的斗篷格外扎眼。赵云一个耿直的人,看到扎眼肯定是会采取行动的。
于是他抓着韩信的领子,转了个身调换位置,俩人额头抵着额头,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你叫谁麻瓜?”

[6]

韩信平静了十多年的心难得一遇的颤了一下,这个人的眼睛真好看,像海一样。
然后金飞贼就被抢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赵云。”赵云灵巧的偏过身,躲开韩信的攻击。
“我叫……”
“我知道。”赵云心想血统极纯的蛇院人,想不知道都难。
“不,我要亲口告诉你。”韩信念了个禁锢咒飞过去,趁赵云躲闪的空荡抢回金飞贼,“我叫韩信。”

[7]

魁地奇比赛还是由斯莱特林取胜而告终,赵云本是想再打一会的,张良传音说小厨房饭好了,要吃马上下来去吃。赵云嗤之以鼻,表示你这是在污蔑我贪吃。所以又转了两圈才下场。
获了胜的韩信还以为是赵云棋逢对手不舍结束,美滋滋的走过去想跟人说话,转头便找不到人了,白高兴半天。

“他猫头鹰多少号啊?”韩信问人际圈广的刘邦。
“我知道他舍友张良的,你要么?”
“不要,快滚。”

[8]

赵云不得不承认,韩信有时候真的挺有范的。
当那人骑着独角兽从天而降,落在他窗台上递给他一盒咖喱鸡块饭时,赵云觉得童话书至少在白马王子这一条没骗他。

“干什么?”
“来跟你道歉啊,之前叫了你麻瓜。”韩信捋着马毛,“你很强,那场魁地奇我打得很开心。”
“谢了啊。你有驾照么?”
“没有。”
“不怕我告老师?”赵云掂了掂饭盒,温温热热的。
“我可是给你送东西,主犯从犯,你告去呗。”韩信大着胆子摸了把赵云的头发,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跑出去好几米了。“走了啊!晚安好梦。”
“喂!你这……晚安晚安。”

[9]

“咱们院不说,别的院好看的小姑娘也有都是啊,你干嘛视监一个跟你差不多体格的大老爷们儿。”
“这叫上阵好队友,场下好朋友,英雄惺惺相惜。”韩信捧着镜子继续看,赵云正坐在窗台上吃他给的宵夜,“你个万花丛中过的懂个屁。”
“我怎么就不懂了,怼起人来能抡扫把干翻一片的物理系我可没兴趣。”刘邦翻了个白眼,把镜子往自己这边拽了拽。
“你喜欢法术系的啊。”
“啊。”
“庸俗,被麻瓜思想束缚的傻子哦。”
“我没记错的话,你最开始还叫人家麻瓜来着。”
“……不,你记错了。”韩信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10]

赵云心情颇好的晃着腿,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塞饭,小小的沉迷了一会贵族主义的享受。
刷了半本高等魔法的张良从书中抬起头,淡淡的瞥了赵云一眼,谜之一阵恶寒。

“咋了。”
“我觉得,下次跟斯莱特林打架,你可以先打韩信。”
“为什么?”赵云抹了把嘴。
“因为他要么是近视,要么是真瞎。”

张良看着赵云花花绿绿颜色反人类的大短裤,揉了揉酸疼流泪的眼睛。

[11]

如果看一个人顺眼,那看他做什么都顺眼。
韩信通过灵鸦暗中观察着赵云,盯着那人被咖喱蹭的油光锃亮的嘴,咽了口唾沫如是说。
即使他穿着碎花大短裤,吃完饭毫不忌讳的打了个饱嗝。

[12]

夏天,顾名思义,很热。
法师,顾名思义,能作。

[13]

赵云被叫麻瓜是有道理的,因为他除了战斗法术意外,其他召唤术烂得一塌糊涂,天生和动物犯向。
热得要死要活快失去意识的前夕,赵云回忆着张良曾经召唤雪精灵口诀,模模糊糊的念了个大概。獾院你云哥,人狠话不多,要玩就得爽,鲸鱼装宿舍。
从此以后学校后勤部规定,学生不许在宿舍召唤任何东西。

[14]

在忏悔室赵云遇到了韩信,韩信因为涉嫌偷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庄周同学的侍灵鲲,而被扔了进来。

赵云一拍大腿,“你早说啊,一起偷好了。”
“你怎么也被关了?”
“我打算召唤个雪精灵,念错咒语召了只鲸鱼出来,整个宿舍楼都发水了。”

[15]

韩信被赵云枕着腿睡了一夜,赵云说他身上凉快。

“你们蛇院的,每个人身上都这么凉快么?”
“谁知道。”
“我倒是觉得,虽然身为蛇,心却是暖的。”赵云捏了捏他的手,“多好。”

其实是我搓了个小寒冰咒。
韩信砸吧砸吧嘴,把话咽下去了。

[16]

斯莱特林宿舍楼维修管道,学校声明想洗澡的可以去别的院洗,但必须回自己宿舍睡觉。
韩信兴冲冲的爬窗去了赵云宿舍,赵云刚洗完澡,咬着冰棒应了声,懒洋洋的趴在床上看小说。张良不在,简直天赐良机,韩信打算快点洗,洗完要和赵云同学交流联系下深厚的友谊。
赵云的腿挺白啊,怪不得他们蛇院的姑娘说可以玩年。韩信边想边打开花洒,铺天盖地的凉水毫无征兆的身上,脑中有的没的瞬间被浇灭了大半。外面的赵云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赵云——!”

[17]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正如你永远也无法暗示一个知道你暗恋他的人。

但是机智的韩信可以。

他把张良留下的寒冰咒解了,装睡的赵云立马坐了起来。

“醒了啊,我有话跟你说。”
“你说,说之前先把寒冰咒还我。”
“其实我……”

韩信话没说完,门被框的撞开,生活委员狄仁杰带着他助理来查寝了。

[18]

狄仁杰敲了敲本子,环视了宿舍一圈,打量了赵云极力隐藏在怀里的红毛猫头鹰半晌。

“张良呢?”
“申请去图书馆通宵了。”
“那你呢?”
“给我家猫头鹰梳毛。”
“你骗谁呢?猫头鹰有红毛?”狄仁杰一瞪,赵云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肯定是你召唤出来的。”
“大人英明,赵云你认不认?”李元芳问。
“啊?啊……是,认,我认。”
“猫头鹰放出去吧,你人跟我走。”

[19]

第二天赵云和韩信被通报了。
赵云在宿舍召唤侍灵,韩信夜不归宿。

“你怎么没回去啊。”
“刘邦把窗户锁上了,麻辣鸡。”
学生渐渐散去了,赵云撞了撞韩信,“你昨天……不是有话和我说么。”
“有啊,”韩信借着两人斗篷的遮挡,悄悄攥住赵云的手,“可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我不知道。”赵云哑然失笑,故意顶道。

[20]

后来有人说,赵云把自己的猫头鹰挑染了红色,总放在窗台上养着。
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在听说这个传闻后,都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

[21]

因为赵云根本就没有猫头鹰。

[22]

意中人倒是有一个。

[end.]


给哈哥的生贺,意念艾特😗

评论(22)

热度(261)

  1. 一坨奶油哈士奇🐣Galax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uzu
    悄悄转到小号里藏起来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