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踏雪》信云

摸鱼短打,没什么剧情,天太热写点凉快的
情节概括为一句话,韩信睡韩信睡完赵云睡
我就对别人一遍遍念叨我名字没抵抗力,太苏了

年关将至,仗要打,年更是要过的。
军中好事的申请了点火药余料,搜寻了些红纸草草糊上,成群结队的围在一起放了,讨个爆青新竹的好兆头。红纸屑撒满了雪,红红的煞是喜庆。
北方的雪来得早,来得烈,说下便下了。

赵云跺了跺脚,拂去鞋面的雪,摘下了帐门口挂着的灯笼。舟车劳顿了几天,紧赶慢赶的终是把骚乱解决完了,他提前处理完军务回了城,回来的事只有几个随从知道,不晓得留守的韩信见到自己,会是怎么个反应。想到韩信,赵云忍不住笑了笑。
院里一切如初,雪还是那么厚,笨笨的扫堆了半人高。坐在台阶上的青年披着厚厚的外裘,毛领围了小半张脸,细细的狐毛随着呼吸摇摆着,像是搔在了心上,看的人直犯痒。
韩信手持着一柄长香坐在廊下,身旁的手炉徐徐升腾出青烟,氤氲了周身的雾气。他背冲着赵云,时不时打个哈欠,束头发的绸带也跟着耸动,松松垮垮的垂下来。披在他肩上的红色如衬过雪的初梅,点染了周身枯燥的白,在一片皑皑银装中格外生机盎然,带来一丝春的气息。
汉地的梅花确实是开了的,赵云没来由的想着。

“天这么冷,怎坐在外面。”赵云悄声走到他身后抱了抱他,挨着手炉坐下。
“你回来了啊……”韩信先是一愣,随即缩缩脖子,把脸往毛茸茸的领子里又埋了埋,“出来消消食,才坐不久。”
“你说不久就不久吧,现在进去么?”
“不了,再坐一会儿吧。”

韩信熬了好几夜,见赵云回来才安下心,困劲也泛上来了,便抱了手炉裹进怀里。虽晕晕乎乎的,倒不觉冷,下过雪后温度回了些,浸过凉的空气格外清新,隐隐融着草木的芳香。韩信闭上眼,嗅到了一缕梅香。

“你带什么来了。”
“这都能闻出来,佩服佩服。”

赵云从斗篷里掏出一短短的红梅枝,先前积在上面的雪受了暖,晶莹莹的化在鲜红的梅瓣儿上。北方的梅开得早,开得香艳,但不妖媚惑人。

“喏,给你的。”
“我可不要,等下被咱俩家军师发现了,又得我背锅。”韩信躲了躲,半打趣道。
“也好,你拿着就顺色了,还是我替你拿着吧。”

韩信深知说不过他这张嘴,懒得再和他玩文字游戏,干脆轻哼出鼻音回应,靠着房柱又合眼了。战事一场接一场,好容易得出过年的空闲,当将领的也好跟着歇一歇。所幸都要结束了,再难也难不了多久,想至此处韩信的眉柔了不少,嘴角也上扬了几分。

“想什么呢。”
“我在想西北的事,”韩信抖抖袖子,揉着微凉的额头。“听探子报,那地方又起了几家权势。”
“不急。那边让军师压着,先解决这里再说。”
“只能这样了,前方战场速战速决吧。”
赵云嗯了一声,指尖捻着梅枝转了转,“过完年我跟你走。”
“好啊。”

那梅是凛凛傲傲的挺立在风月中的,似那人的长发,又如生于树上的火,灼灼的烧着。赵云的躯体心魂,信仰执念,都跟着它一起燃着,愈演愈烈。
恍惚间韩信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背,眼皮很沉,他晃了晃脑袋,下意识的往暖和的地方挪,触碰到赵云的衣料后就抱着睡了。赵云被他环着腰,两人歪歪扭扭的纠缠着,韩信的头发彻底散开了,落在雪上和衣服上,肆意的绽放开来。

“在这儿睡会着风寒的,我背你进屋。”
“别……”韩信嘀咕。
“我又不走,你听我话,回屋睡去呗。”
“别用背的,扶着就好。”

赵云忍着笑扶韩信进了屋内,给他脱了外衣鞋子,用温水拧了块帕子擦擦他的脸和手,扔床里由他睡了。
桌上有泡在小锅里的酒壶,果子肉脯也备了一盘,赵云点了火,温了酒和吃食,拿了张地图手沾着酒,边吃边研究城防战术。赵云不嗜酒,平时四五杯沾个唇润润嗓子就行了,像今天这样一壶一壶的喝却是头一次。酒里掺了梅,故而上了瘾,越喝越醉。

“韩信啊。”

他趴在桌上念叨着。

韩信睡得早,醒的也早。天刚蒙蒙亮,混着大片的浓墨混沌时他便起来了。
头没有疼,也没咳嗽打喷嚏,赵云给他压了一床被,被嗯隔层塞了被炉,暖暖和和的。韩信活动了一下睡酥的筋骨,裹上披风下了床,昨夜无梦,很久没睡这么踏实了。

“你没睡啊。”
“没有,你不让我上床,我一躺你就踢我下去。”他幽幽的抱怨道。
“我还以为谁要抢我手炉呢。”

赵云努力瞪着混浊惺忪的眼睛,愣愣的瞥了韩信一眼,仰起头打算再喝一口,奈何酒早就喝空了,只剩下壶底的梅花,啪嗒一声砸在了赵云额头上。

“要睡一会么?”韩信搀了他一把,他直接撞在了韩信身上,手抓着衣带就不放了。
“不睡。”赵云下巴直往桌沿磕,韩信忙抽手垫着他的脸,“你手好烫。”
“被都暖着呢,去睡吧。不然天亮了去汇报,诸葛看到你这德行肯定要说你的。”
“……韩信,我有一句话,藏在心里很久了。”
“你说。” 韩信捏了捏他冰凉的手。
  
赵云的手很瘦,骨节分明,虎口处磨出了枪茧,一看便知是武者的手。他的掌心很软,被坚固厚实的铁甲护手保护的很好,韩信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双手时,上面密布了大大小小的伤口,现在疤痕虽淡了许多,岁月却终究是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了。
  
“我怕我说了,你不高兴……不高兴就会弹我脑门儿。”可能是因为喝醉了,赵云的声音含糊了不少,“你一弹我就忘了我要说什么,然后你总强词夺理赢我。”
“你自己嘴笨还怪我。”韩信顶烟上,戳了戳赵云的头,手指被他拽到嘴边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起开。”
“你拉着我,还叫我起开,我怎么起?”

韩信托着他的胳膊,手一用力把人扛在肩上,小心的避过了胃部。突然增加的高度恍得赵云发晕,没等缓过来便被解了衣服,塞进了被子里。

“干什么?”
“睡觉,你不睡我陪你睡。”
“你好拖沓啊。”赵云挣了几下,被韩信压着被头摁了回去。
“往里躺躺,给我腾个地方。别摸我,你手好凉。”韩信边嫌弃边握紧了他的手,牵引着探到自己胸前暖着,“我给你捂捂。”
“安静点儿,我困了。”
“我叫你名行了吧?”
“不行。”赵云酒劲过了,被暖得犯困。
“赵云。”韩信贴过去,凑在他耳边说,“赵子龙。”
“说……”
“你可算回来了。”
  

[end.]

  

评论(14)

热度(185)

  1. 0110°Galax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