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从黄浦江到安河桥》信云

光哥点的职位选手paro,上海市韩信和北京市赵云,双电竞队长
文中韩信的手机响铃是《安和桥》,因为赵云是帝都人,所以用的这首歌。歌本身也不错,“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你回家啦我再等你呐。”

被如雷的掌声和欢呼的观众包围着,耀眼的聚光灯打在身上,韩信第一反映不是接奖杯和话筒,而是下意识的看向了站在他对面的赵云。
握手环节时队友都握得很急,喜悦之情难以掩饰,毕竟得了冠军,迫不及待想好好庆祝一番了。赵云握得也快,指尖略略搭了下韩信的手,不愿再多耽搁一秒的移开了,他的眼神平静得如深井中的冷水,冰凉冰凉的。被他扫一眼,韩信感觉自己半边身的血都降了好几度,脑子也清醒了不少。

“承让了。”他忙收了点笑,客套了一句缓和气氛。“表现的不错。”
“谢谢。”赵云生硬的接过话,从他身边走过跟下一个人握手。

他生气了。韩信闭了嘴,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就算是夸赵云手速快操作好,赵云那装了间接性过滤转化器的耳朵也不会好好听。
手中的奖杯沉甸甸的,韩信掂了掂,依旧觉得不太真实。从去年被横扫到今年横扫别人,一支新队击败了老牌战队夺冠,他击败了赵云,那个昨天还吻过的人,那个今天又是亚军的人。
韩信婉拒了队友的邀请,和俱乐部打好了招呼,做完采访便匆匆离开了。队里知道他和赵云的关系,但他一向公私分明,打比赛时揍赵云比谁揍得都狠,顾忌质疑自然迎刃而解。赵云队那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圈子几乎全是男性职业选手,到底是互开玩笑还是真的好了,不是圈内人根本看不出来。再加上赵云人缘不错,实力又强,微博上更有他开后宫一说混淆视线。虽然一直没怎么管他俩,但韩信清楚,这次赵云怕是不好过了。

他在离会场最偏远的洗手间找到了赵云,刚被他抢走冠军的队长正在洗手,脸和额发都湿漉漉的,应该是刚洗完脸没纸擦。
韩信翻出几张纸纸递过去,赵云没接,慢悠悠的冲着手,脸上的水汇集到鼻尖,啪嗒啪嗒的滴在胳膊上。他不接韩信也不收,直直的捏着拿张纸,手抖也不抖,俩人无声的较着劲。

“我有话跟你说。”赵云终是妥协了,拿过了纸,握在手里没有用,“这件事我考虑很久了,从季后赛就开始考虑。”
“你说,我听着。”
“分开一段时间吧。”

赵云平静的看着他,像是说出食堂饭很好吃那样波澜不惊,他在赵云的眼睛里看到了表情精彩的自己。韩信愣了一下,呆呆的盯着赵云,盯着他滑到下巴的水,等它掉落后他也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

“好啊。”

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韩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过去的,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他只想在赵云的脸上看到点其他的表情。他是怕的,心里没底。
烘手机嗡嗡的响着,吵得人心烦意乱。韩信的膝盖顶在赵云腿间,他横过一条手臂压制住挣扎反抗的手,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则捏着赵云的脸,逼迫他张开嘴接受掠夺。赵云很庆幸选了间才打扫完不久且没几个人用的洗手间,不然他要么是被熏死要么是被韩信吻到窒息。没有一点征兆,不留一丝温柔的吻,毫不隐藏的侵略性和占有欲,韩信很少这样乱无章法的碰他。赵云明白韩信在怕,可他并不想去安抚,或是给他什么承诺,他现在谁也不想管,何况是让他心情不好的作俑者。

“你给我放开!”

好不容易拉开点距离,赵云转了转发酸的舌头,总算是说出句完整话。韩信抵着他的额头喘了几下,扳过他的脸,沿着脸颊亲过他挂着水珠的眉。
低沉的男声不解风情的响起,从五环路唱到安河桥,韩信从赵云的眉间吻到了脖颈,手也不安分的攀上他的腰。赵云觉得如果不是电话响铃勾回点儿理智,韩信可能是想在这儿办他的,他可能不会执意拒绝也跟着疯一通。韩信是今晚的赢家有资本疯,可他没有。胜者的快乐是建立在败者的痛苦和不甘上的。

“你电话。”

韩信烦躁的啧了一声,扫了眼屏幕接起来。赵云趁机又洗了把脸,退了半米站到了门口。

“啊,是,你们队长和我在一起呢。没事,我也没什么事,等他缓过来我给你们送过去。”
“我们队电话打你那里?”
“谁让你关机。”韩信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打开洗手间的外门。
“我跟你说的话你听清了么?分开一段……”
“我听清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问题。”赵云捋了捋他松散的头发,“你在进步,可我好像……在不断的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这样不对。”
“没关系,暂时分开而已。对吧。”韩信似是自我安慰的说。
“对。我不想稀里糊涂的跟你在一起,所以……怎么说呢。”
“那就别说了。”韩信靠在门框上,缓缓的舒了口气。“别逼自己了,我都懂。”
“那就先这样吧,我回去了。”
他蹭了蹭赵云的脸,“好。”

一年前,还是这个洗手间,初入赛场的他和惜败位亚的赵云。
被赵云扫了个全零,韩信心情好不到哪里去,可看到他用洗脸掩盖哭过的痕迹时,韩信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老实的拿着纸巾,看着掺有眼泪的水从赵云指缝间钻出来,哗啦啦的水声响了不知多久,赵云别开脸关掉了水龙头。

“要纸么?”
“谢谢。”赵云的声音有点哑,“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下次努力。”
“共勉。”韩信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不妥,安慰别人向来是胜者的权利。
“要吃宵夜么?北京的夜市不错。”
“一起去吧。”

才入职业圈,韩信并不清楚人心险恶满嘴跑火车,他只和赵云有些往来,赛后提问时也就经常抛梗给赵云。他说的都是真的,赵云不保准,他交际圈广,每个队都有关系好的,闹起来不分队友还是对友,偶尔会开一些似真似假的玩笑。
全明星上解说问赵云最合得来的是哪个选手,赵云环视了一圈职业选手,目光落在了韩信身上,为了烘托节目效果,回答的话故意夸张了一点。

“我大房是韩信啊。”
“那韩信作何解释呢?被坐拥各队王牌的交际花赵云正名,有什么想说的?”
“不是……就朋友关系。”韩信哪经历过这架势,当时就懵了。
“哎呦,被嫌弃了,砸招牌砸招牌。”

赵云故作伤心的捂心口,暗中冲韩信递了个眼神,意思是快点开窍接梗把这个话题混过去。加了两米滤镜的韩信被他这一瞥给打到了,只觉得赵云笑的时候眼睛弯得特好看,心尖被揉搓得麻酥酥的,瞬间掉线挂机,说话不过脑子了。

“行吧,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

很好,很直球,解说主持选手都不知道怎么接,赵云本人更是被砸得反应不过来。多亏高渐离那人精老狐狸打哈哈,说赵云上周还说最爱我呢,你表白也没有靠边站,不要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拆塔的速度减缓。
那场全明星表演赛可谓精彩,主持人戏称是赵云追求者的撕逼大会,疯起来队友一起杀爱谁谁。韩信踩着双buff疯狂清野抢龙刷兵线,自家的野也抢,法师的蓝也抢,三分钟拆四个塔,丧心病狂直窜满级,然后追着高渐离满图狂砍。赵云还处于直球僵直状态,支援哪里韩信砍到哪里,根本不知道该帮谁。堂堂职业局打成青铜局,还打了半个小时,赵云表示肾真的很疼。
由于是开黑节,比赛结束后大家都很轻松,勾肩搭背几几成队的逛街去了。刘备本要问问赵云要不要一起回俱乐部,看到韩信握着coser的武器一脸意犹未尽,硬生生收住了想勾赵云肩的手。

“赵云,去吃饭么?”
“走呗,吃串儿去,叫上你队友。”
“还叫别人?”韩信扁嘴。
“人多热闹啊。”赵云打赢了比赛心情不错,说了几句骚话,“带着我的后宫们呼呼啦啦的,多气派。”
“……我不是你正房么?”

韩信小声嘟囔,不动声色的瞄着赵云观察他的表情。赵云忙着往嘴里塞果丹皮开胃,没听清韩信说什么以为是附议的话,就含糊的发了几个鼻音。说一次都够韩信不好意思一阵儿的了,再说一次简直要命,韩信打算就这样吧顺着台阶下,但一想到赵云微博里跟别人的互动,打表演赛时对诸葛亮的帮护,线下采访身边总有人勾肩搭背嬉笑捧哏,他又没来由的不甘心。
其实也没什么的,他这么好,喜欢他的人那么多,能互动都是自己偏得的了。韩信心不在焉的跟在赵云后面走,纠结要不要把该问的都问了。万一他说的是玩笑话,我当真了岂不是很尴尬,可玩意是试探我的真话,我不回应不就更亏了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啊。”

赵云停下脚步转过身,韩信措不及防的撞到他肩上,撞了他一个趔趄,正倚住身后的河道护栏。
晚上的安河桥很静,街边零星的亮了几盏路灯,微暖的光坠进河里,点缀了偶尔泛起的水纹。如在水面投了一颗石子,激起了不大不小的水花,从中心蔓延开层层叠叠的涟漪。一圈比一圈大,一圈比一圈荡得远,一层压赶着一层撞到岸上,哗啦一声,决堤到了心里。

不努力挽留的话,水可就全冲走啦。

“我不是你正房么,和我吃就行了。”
“嗯!?我那时候是说说而已啊……”赵云再次僵直,早知道韩信开不起玩笑他就不开了。
“可我当真了啊……”

韩信试探性的拽着赵云的袖口,见他没甩开便大着胆子,顺势握住了那只操作起来行云流水的手。赵云的手瘦,一搭都能感到凸起的骨节,他的掌心微潮,意料之中的温暖。韩信只近距离看过,从来没正大光明的动手摸过,即使是拿东西不小心碰上也是他先一步撤回来。他现在希望自己的手不要太抖,免得赵云抽回去的时候攥不住。

“站着干嘛,走啊。”赵云揉揉鼻子,咳嗽了一下。
“去哪儿?”
“带正房吃饭!”说完头也不回的拖着韩信往前走,“手那么地吧,晚上没人,牵着也行。”

安河桥的夜,和水是融在一起的。

“最合得来的选手是哪个?”
“军师吧,配合起来很流畅。”
“你去年不是说韩信嘛。”主持人穷追不舍,“因为被夺冠,所以双枪组合掰了么?”
“我没记错的话,去年你的男神还是李白呢,今年就是诸葛亮了。”

虽说已经过了两个月,第二赛季的爱恨情仇都尘归尘土归土了,可冠军一事还是赵云的痛处,饶是性格好,被问到也会不留余地的怼回去。
外人不知道,其他战队不知道,和赵云一屋的诸葛亮再清楚不过。平时训练完能腻歪到连麦睡觉,总决赛之夜后情头都换掉了,朋友圈也不圈人明撕暗秀,很明显是分手了啊。从回来起赵云就给自己加训,半夜起夜都能看到他拿着本子记笔记,假期休息被占用也不嚎了,乖乖的做训练打游戏,正儿八经得让人害怕。

“你和韩信……”
“分啦。”赵云面不改色的嚼着薯片。
“因为冠军的事?”
“对呀。”
“不至于吧……你当初可是封了他们队零,人家还不是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你吃宵夜?”诸葛亮拍掉赵云试图拿没拆封冰棒的手,“那是我的,你不许吃。”
“分我一半。”
“我不。”

队长和副队长没有达成共识,赵云仗着手里没东西,扯开包装袋就咬。然后赵云咬着冰棒顶端,诸葛亮扯着冰棒下端,俩人来回撕扯表示友好的视频就被官博录下来发微博了。
韩信偷空上了下微博,悄咪咪视奸赵云以及他们队官博,想看看赵云状态有没有好一点。答应是答应了,他还是狠不下心做到一别两宽两耳不闻。没办法赵云是双皮奶,从他不讲道理的拉韩信吃宵夜的那天起,韩信就知晓他耍流氓的功力了。他以为是什么正经视频就没开静音,刚一点开,赵云唔唔嗷嗷的反抗声以及诸葛亮的笑声,便响彻了他们安静如鹌鹑的训练室。张良猛的抬起头推了推眼镜,镜片反出的寒光晃得韩信心咯噔一下。

“韩信。”
“不是,你听我说,我就……”
“算了,要想生活过得去。”张良叹息。
“头上总要有点……”刘邦被他瞪得闭了嘴,“当然是选择原谅他。”
“给你五分钟假,自行解决。还有刘邦你闭嘴,唱歌太难听了。”

韩信很气,特别气。
对象是外队的不说,还是前交际花,没滤镜看都很给了,解说官博添油加醋一闹更给了,给得他心脏一抽一抽的,冲塔里好几次。
没分的时候看赵云微博互动说骚话没什么感觉,分开以后他看赵云和谁闹都来气。因为这人不是我的了啊,我没权利管他和谁好了啊,之前我还能借题发挥让他哄哄我,现在醋还得被队友笑。韩信内心气得毫无波动了,表面佯装镇定的道了谢,出门给他不省心的白月光打电话。

“歪,哪位爱卿?”

赵云抢了大半个冰棒心情颇好,这个号只有亲朋和战队知道,他说起话来也没客气。刚吃完海带扣,舌头辣得不是很灵活,说起话来有些吐字不清。韩信不知道这个,只当他是浪开心了,火又烧旺了几分。

“皇上什么时候来冷宫瞧一眼啊?”
“韩卿啊,有事奏。”
“奏你个大头鬼。”韩信没好气的冷哼,暗暗组织语言措辞,“过得挺滋润啊。”
“一般一般,也就比总决赛前多训练一个小时而已。拜你所赐。”
“真爱,所以互相伤害。”
“你醋了啊,顺顺毛儿顺顺毛儿。”

电话那边的人笑了笑,呼出的气喷在话筒上,隔着几百公里的韩信被喷得耳尖唰一下就红了。赵云说话带京腔,咬字很好听,让人感觉他的话是从嘴里滑出来似的。他儿化音口音重,哄人的时候效果奇佳。

“我想你了。”
“我也想啊。”赵云的话里夹杂着吧唧薯片的脆响。
“你这话说的有歧义。”
“再等等我吧,等我自己转过这个弯儿,好么?”
“你皮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能怎么办。”韩信声音低了下去,“作逼。”
“上海要降温了,多穿点儿。”
“嗯。”
“新下了老八件,我给你寄过去了,记得收。”
“好。”
“微博@你了,有时间看看。”
“知道了。”
“那我挂了。”
“好。”

韩信攥着手机蹲了半分钟,等屏幕暗了才从耳边拿开。他又开了微博,特别关心栏有消息,赵云果然@他了。

@一个人让他白高兴一下。

“赵云!”他能想象到那人瘫在椅子里憋笑的德行。
“到点了进屋,刘邦你把手机给他,让他把龙偷了。”
“好嘞,我先把这个闪现用了的。”

“恭喜第三季年度冠军得主,不灭星辰!有请队长赵云领奖!”

胜利是什么滋味?赵云捧着奖杯,沉甸甸的真实感告诉他不是做梦。饮冰两年,终于有一个冠军是属于他的了。队友扑过来围住他,激动的互相拥抱击掌,中央大屏幕上是他们队的合影和队徽。

“我也不会说什么,就感觉冠军奖杯,要比亚军奖杯重了好多。”

多的是责任压力,多的是荣誉功名,多的是额外的汗与泪,还有他个人那份日益激烈的感情。
赵云偏过头去看被他斩落马下的人,红色的队服和他的发色很配,都是灼灼燃烧着的,永远耀眼的颜色。即使是在没有聚光灯的暗处,韩信也是熠熠生辉的,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赵云,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

“在感谢俱乐部感谢教练,还有粉丝和我队友的同时,我还要感谢一个人。”
“是你的宿敌韩信么?”主持人随口抛梗。
“是的,感谢我的正房。他一直支持着我,愿意包容我的执拗和任性,是他让我变成了更好的自己,跟他们队对时打人更来劲儿。”
“等一下?正房?”
“从上次全明星就是了啊,不是你们说的么?”赵云将奖杯塞给副队,“说起来也得谢谢你们牵线。”
“那……韩队长有什么想说的?”

主持人也懵了,表示我只知道你们职业选手会玩,没想到你们职业选手这么会玩。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算了算了爱谁谁吧,不懂你们相爱相杀互抢冠军表示友好。

“我啊,当然有想说的啊。”

灯光组给了韩信一束光,主持人把麦克风递给他,队员很有眼力价的往边上退了几步,和不灭星辰的队员并为一撮,对着交换八卦指指点点。两支队伍各有冠军在手,各断过对方冠军路,现在相处起来倒是融洽了。

“一会儿去吃饭吧,我主场,我请客。”
“拿奖杯喝酒,谁先倒谁穿女装发微博。”赵云因夺冠而红的眼圈又泛起来了,颤着声音放狠话,“你敢不敢?”
“敢啊,浪够了吧?跟我回去吧。”
“走着走着。”赵云扑过去搂他的脖子,“你个瓜皮。”

从黄浦江到安河桥的距离到底有多远,韩信并不知道。他只觉得这两片的水应该是互通的,都带着夜的柔和与平静,泛着光亮一层一层的撞起涟漪,撞进他心里。

[fin.]

最后还是韩信穿女装了,因为不灭星辰两个亚军杯一个冠军杯,银河战舰只有一个冠军杯和一个亚军杯
没了,可能会有直播秀恩爱的番外,看我心情和脑洞

评论(25)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