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axy.

天降正义

“流苏!”

被叫的人没有停下的意思,毫无停顿的拽开训练室的门,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哎你干嘛去!”Vv也跟着站了起来,扔下耳机要去追。
“不用管他。”梦泪拦了他一把,淡淡的扫了眼还没关上的门,“一会儿自己就回来了。”
“大半夜的……”
“有保安他还能出大门么?”
“也是。就当跑一跑溜达溜达消消气了,现在找他他也不跟你回来。”半个身子探出去的老帅缩了进来,借势关了门。
“太皮,又皮又驴。”
“这话也就梦老师你敢说,换我们说他又要闹人了。”

流苏很气,真的很气。
被气了一通跑出来,以为会有人追上哄哄,他都做好了演一出“你别管我我想静静”的戏,打算演一会再回去。把速度控制在可以被人追上的范围内,流苏从训练室跑到了楼下绿化带,停下脚步歇了几秒。
不是不想跑,是实在累得慌。他晚上饭还没吃,训了几个小时又剧烈运动,脑袋有点疼。
心里头点小激动还有点小期待,他准备回头说台词了。然而背后空无一人,超玩会保洁做的不错,一片落叶都不给他留。

流苏很气,真的很气,气到跺脚。
就当是没追上,流苏干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边缓边等。过了十多分钟手机响了,月痕打来的电话,说留了泡面给他,要吃赶紧回来。
流苏觉得不能向泡面低头,不然显得自己太没出息。于是他在风中听自己肚子叫唤了五分钟,自以为很有骨气的回去了。

大家当无事发生过,各忙各的。
兰息提前烧了水,水壶一直在保温状态等他回来用。流苏带着他最后的倔强,撕开包装泡上面吃完面,收拾完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泡面是他喜欢吃的口味。
调整好心态继续训练,他不记得训了多久,从回来以后都在放空的状态。训练结束后兰息充分发挥辅助职业病,赶鸭子似的催他们洗漱睡觉。

“老帅我说了多少次,袜子洗完抻平了再晾。”
“那是梦泪的袜子。”
“梦泪会穿白袜子吗?他穿得出来吗?”
“扎心了哥。”梦泪靠在床头刷微博,不动声色的瞥了一下缩在床角,跟他划清界线的皮皮苏。
“你也别玩了,到点收手机,关灯睡觉。”
“好好好。”

梦泪锁了屏,把手机塞在枕头下面,放轻了动作躺下。他知道流苏没睡着,于是蹭过去戳了戳他的背,流苏装睡没理他。

“还气啊?”
“……”
“你吃了我泡面就得跟我和好了啊。”
“我明天买一桶还你。”
“不用,你转过来就行。”梦泪靠在他后颈上轻声道,“这么睡扯被。”

他刚才肯定冲我翻了个白眼。

“行了吧?睡觉。”

流苏确实冲他翻了个白眼,喷在他脖子上的呼吸弄得他痒痒的,梦泪这个瓜皮总能找到治他的方法。专治各种皮,专治各种驴。
他闭着眼,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他的头发上,安抚似的摸了两下,捻了捻他微长的额发。

“头发长了,短头发看着凶一点。”
“现在也凶。”流苏没好气的答。
“说骚话还是耍驴?”
“你住口,我要睡觉了。”
“明天早上吃豆腐脑么?”梦泪笑了笑,拍拍他的肩,“我请。”
“吃。还要吃鸡蛋饼。”
“行,那……”

从Vv床位那边传来不轻不重的咳嗽声,隐隐掺着某队长压抑着的笑声。

流苏好气,真的好气。
一队瓜皮,都是瓜皮。

“梦哥。”
“怎么了?”
“你牙挺白的。”

看采访Vv一脸心累的说泪流睡一张床,流苏爆料唯一一次跑出去没人追,又自己乖乖回来了
对仙阁第一场无痕说流苏你不要总喊梦泪给你抓不然让你俩当流泪组合,梦泪回答你说反了吧。我第一反应梦老师的意思是你说反了是泪流不是流泪哈哈哈哈哈哈,那场流苏嘴炮也很厉害,大家都满嘴骚话互相反野表示友好
全明星也真是爆笑,辰鬼笑起来挺好看的

评论(11)

热度(143)